佑節杍

这里“又是佑哥哥”,原谅我有时不时改名字玩的习惯,正式为“公川先生”,请多指教!

【柱斑】因为你还在(三)

某些级别差距,年龄差距等等设定啥的,有些不合事实不要在意啊,剧情需要,剧情需要……

3

    这不愧是刑事部长的办公室,房间很大,推开木制门进去后,眼前先是一张大大的办公桌,稍稍向左手方向往里面倾斜一些,猿飞警视监自然在上面落座。

    这个办公室内,除了猿飞日斩外,还有旗木卡卡西参事官和伊鲁卡参事官助理。

    推门而入的右手边则有很大的一张皮质表面的沙发,呈“L”形,被沙发围着的还有一个玻璃茶几。

    沙发对面就是落地窗,这一落地,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东京都下面车行,人行,车水马龙。这一张硕大的玻璃窗子也在办公桌的左侧,采光也非常好。

    这么大的房间里,肯定也有几盆高至腰间或者是肩膀的植株。柱间一路走来,摆弄了不少警视厅里的花花草草,经过的刑警们都一脸诧异,就像看奇葩一样。然而现在在斑的注视下,他还是抑制住了想去摆弄花花草草的冲动。

    斑那张脸的表情分明就是在说“你再动一个试试!”而柱间心里的那个自己,又画圈圈去了。

    “猿飞部长,人我已经带到了。”

    “好。”他清清嗓子。警视监是警察的等级,而部长则是职位,猿飞能够当上刑事部长,那其实也是挺年轻的。

    “猿飞部长。”柱间恭恭敬敬地行了个警礼,然后接下来……

    “哈哈哈,没想到啊,你小子竟然都当上警视监了,可以啊,哈哈哈!”

    这可是给站在旁边的两位后辈看得一脸黑线,就算现任刑事部长是自己的后辈,那说话也得公私分明点儿吧!

    “正经点!”斑很无奈的从后面拍了拍他,悄悄道了一句。

    “千手前辈,那我也不多说什么客套话了,搜查一课都是百里挑一的刑警,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猿飞叹了叹气,以示他无奈和身心俱疲的感觉。

    他这一句三叹气,过于频繁,而身边的两人还有些若无其事,这一看就有问题。

    也许旁人可能看不出什么,但这一点被斑看得一清二楚,演戏啊,再集结精英?都是幌子吧!

    “而现在要在这个部门里挑选精英,从新编一个‘特别搜查小组’,同样隶属于搜查一课这个部门,宇智波前辈他和你说了吗?”他看了看柱间后面的斑。

    “完全没有。”脑袋摇得和拨浪鼓似得。

    “好吧,那我继续。”猿飞从宽大的桌子上拿起一个文件夹“在未来,这样的小组在搜查一课会有很多。你们现在就是特别搜查第一小组。”

    “组员那有多少呢?”柱间问道。

    “就你们两个,采用两人一组搭档的形式。”

    “哎?”柱间是甚是惊喜,原因就不必解释了。

    “……”斑就这么看着激动的柱间,已是满脸黑线,这家伙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对啊,没错,他调到你身边的那一刻,你就已经是万劫不复了!

    “可我并不属于这个部门啊。”柱间问了一个很接地气的问题。

    “现在你就是了。”猿飞把文件夹中的档案取了出了,并说道“你们的资料已经编排到警视厅的搜查一课了。”

    “你已经是一课的一员了。”猿飞合上架子,放回一角。

    “你们的办公室在侧楼里,是单另的一间,已经腾出来了。”卡卡西超级适宜地说出了这句话“宇智波前辈带他去看看吧!”

    斑回应一声“好”,就带着柱间离开了。

    三个人屏气凝神地注视着二人离去,那气氛紧张得,感觉下一秒办公室的玻璃窗都会被这种诡异的气压压爆。

   
    离开房间后,参事官和参事官助理都是一脸茫然地看着猿飞部长。

    “我戏演得不错吧?”他们两个出了门,猿飞就松了口气,问道。

    “在我看来,那的确没什么问题,但前辈他可是专门识破这个的啊,但愿不会有问题吧!”伊鲁卡感叹。

    “什么未来会有很多组啊,不就决定成立他们一组吗?”卡卡西马上提出了这个质疑。

    “事实上,确实只是想组这一组,说是‘特别搜查组’,其实他们平常也就配合搜查一课的工作去破个案而已,将来没准儿也会有第二组。”猿飞从刚刚放在角上的夹子下有取来了另一个文件夹“‘他’再过一段时间就会回来了,到那个时候估计就会成立第二小组。”

    他说着说着打开了这个单另出来的文件夹,里面存放的档案是已经调离岗位警察的档案。

    “我还是冒昧得问一下吧。”伊鲁卡也问道,毕竟作为一个没有和柱间接触过的后辈,他们总是担忧的“千手前辈虽然是个很有经验的前辈,但调到搜查一课的话,恐怕还要有些磨合期啊,毕竟所做的工作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这个不必担心,别看他平常大大咧咧,不正经,一到关键时刻,他是很厉害的,他光在这点上,就比我强太多了。”

    “嗯。”伊鲁卡顿了顿,肯定了猿飞部长的话,毕竟这是他的,也是我们的前辈啊!

    “那问题来了,宇智波前辈呢?”卡卡西抱臂思索着“三年前的某个契机,他被前任刑事部长送往美国,而如今……”

    “三年前的那件事情,你了解多少?”猿眼神有些恍惚,迟迟问道。

    “什么也不了解,现在也只是了解到的一点点口风而已,据说那件事最后不是被保密了吗?”卡卡西继续托腮“那个时候我和伊鲁卡一样,都还是巡查,在东京地方工作。”

    “而在今年,保密工作取消了,但原来那些知道此事的人,也几乎都不在了,所以,宇智波斑可以说是现在很难得的一个目击证人,而且是全过程。”猿飞说道。

    “恐怕在警视厅,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对吧?”伊鲁卡也附和道。

    “这件事还是不要声张比较好。”

    “那为什么选千手柱间做他的搭档?”这次是卡卡西问了。

    “因为据说他们很久以前就是朋友,这也是前任刑事部长宇智波田岛和前任参事官千手佛间的一个建议。”猿飞望着二人离开时关好的门笑了笑“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把自己的意志好好地传承,通过警视厅为媒介,好好守护东京都吧!”

    “什么?!”猿飞淡淡地说,却没发现身边二人都快炸毛的反应。

    “孩子?!”

    “没错,刚刚这两个前辈是那二位的长子。”猿飞一怔,却又突然大笑起来。

    “也难怪你们会不知道,他们平常工作那是相当公私分明,在外人面前几乎是绝对不会提的,我也是在三年前才隐隐约约了解到,也带有半猜测的意味。可如今看来,就是如此了。尽管他们面前的警察是亲人,但在工作的时候,就必须要当做警察来看待,这就是他们两个的原则。”

    “其实,部长和参事官,他们更合适才对。”猿飞继续打趣着说。

    说得二人不得不为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淡泊名利,视权势和金钱如粪土的高尚气节而赞叹了。

    “而且,提议成立这个小组的也是那两位,所以,千手前辈和宇智波前辈,应该会在搜查一课干得很好的。”

    “原来如此。”卡卡西感叹“原来都是前任的安排啊,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放心让他们工作吧!”伊鲁卡也说道。

    办公室的气氛至此,才缓和很多,三人说说笑笑,时间也不早了。

   
    二人已经来到了位于侧楼的办公室。

    从走廊上看去,就是透明的玻璃,在约腰间等高的位置上还贴着MPD的标识,这就是警视厅的专属标识。

    二人推门而入,房间很大,中间放着一张玻璃台面的桌子,可供六个人人坐在周围,周围还有零散的三四张桌子。

    那张可供六人的桌子前面有一个大屏幕,是在办案时可用的高科技设备。屋子里还设置着隔音小屋,只不过,门啊,墙啊的,还是透明的。

    柱间把车里的纸箱子抱来了。

    “这么大?”柱间进来后就感叹了一句。

    也确实如此,这一看就是一个五六个人用的办公室,他们两个人用,那简直是绰绰有余了,都可以说是铺张浪费了。

    “看来,我们也就是一课的替补啊,再结精英,都是借口吧。”斑用余光扫了扫房间“也好,这样就可以多看看书,搞研究了。”

    说罢,他的目光转向柱间,心下是这么想的,看我不把你的表情整明白。

    “哎?斑,你怎么一直看着我?”柱间觉得这目光实在是暧昧不清,非常不自然“看来,斑也很期待和我一起工作吧?也是,今后我们就是搭档了,请多指教吧!”

    柱间示意握手,而斑摆摆手却说:

    “现在还不是你向我致意的时候。”

    “哼……”蹲一边儿低沉去了……

    “走吧,我送你回家。”斑淡淡地说。

    时间已是六点过半,这个时间正好是太阳刚刚落山的时间,落日的余晖洒在“特别搜查小组”办公室的玻璃上,橙色的,很暖。

    斑看不清蹲在地上收拾东西的柱间的表情,只觉得,他因蹲着快拖到地上的长发被染上了落日的光辉,很漂亮。

    二人简简单单收拾好东西,准备往柱间的家去。

    TBC

关于日本警察制度真正是怎么运行的,还有一些上下级规矩,除了在日剧里看到的,就是百度百科里面的简述了,真正是什么样的,还是不可能知道太清楚啊……
所以如有不当之处,还请见谅吧!

评论(9)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