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節杍

这里“又是佑哥哥”,原谅我有时不时改名字玩的习惯,正式为“公川先生”,请多指教!

【柱斑】因为你还在(一)

(1)东野先生的忠实粉,看了很多刑侦剧以后,就开了这个坑。
(2)因为没去过日本,所以不合时宜的一些东西就见谅吧!我会努力改正的,请多指教吧!
(3)现在三次元忙的实在是不可开交了,就先把之前在吧里发的搬过来吧!
(4)会有推荐原声带。
(5)这是第一次写刑侦梗,我会努力写好的。
(6)最后会是一个美好的结局
(7)我会非常认真对待此文,以出本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一定会坚持到底的!
(8)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9)本人原则就是:虽龟更,不弃坑!!!
好了,放吧……

1

    日本,东京,日本桥。

    正是春季的好时光,道路旁的樱花树也慢慢地绽开,风一吹阵阵的清香。再加上日本桥区本身就是那种保留着日本古建筑风格的地段,站在一处景色美的地方,再加之小风一吹,那叫一个心旷神怡,花自飘零水自流啊!

    这不,这边就有一位。

    日本桥警察署就在人形町不远处,很大的房屋,外观整体来看也是木质组成偏多。挂在门上的牌子就是纯木的,还用书法体写着大大的“日本桥警察署”之类的字样。

    单层建筑的某一窗边,听到某人边饮着杯里的花茶,边吟唱道:

    “闲茶淡看人道是,正是闲来无事时。”

    “哈哈哈,千手柱间警部补大人,您的俳句也是够直白的啊!”日本桥警察署的同事们就这么打趣道。

    可不是嘛,俳句的发句是五七五的形式,他这可好,发句和胁句都没有,直接就是结句。

    “笑什么嘛……”千手柱间爱低沉的毛病,恐怕这辈子都改不了了。

    “没有啦,前辈,玩笑话。”其中一个性格开朗的后辈道。

    要知道日本上下级,前后辈的分明是相当明显的,开玩笑这种事,你也就只能对着心比较大,看上去比较缺心眼儿,咳咳,随和的前辈开开,柱间就是一个很好的事例。

    当然,日本桥警察署还有一个与之对应的事例,这个人还不是个外人,对于千手柱间来说。他就是日本桥警察署的课长,千手扉间。

    “柱间,你过来,有事和你谈。”扉间已经走到了柱间的眼前,一头银白短发,暗红色的眸子,还有那严肃的神色,看上去就是比他哥哥千手柱间要正经多了。

    大家都知道千手柱间是千手扉间的哥哥,所以在他们叫名字的时候,大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哎?”柱间也是一脸懵,自己早晨就是在窗边吟诗作对,不会这个也要被“批评教导”一番吧!

    柱间就这么甩着他的长发乖乖地跟到了课长办公室,他今天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服裤,外套则搭在了椅背上,这一身装扮看上去,再加上他俊郎的脸,那叫一个风度翩翩,风流倜傥。

    进了办公室,扉间把门关上。课长的办公室并不是什么特别保密的地方,和大家的办公地点处同一间大房子里,只不过是用落地的大玻璃隔开了,也就只是隔了个音而已,为什么是透明的,大概也就是让人有一种“上司要更严于律己,当然要时时刻刻受监督”的意思。

    “什么事?”

    “……”扉间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靠在办公桌上,一手的指甲也被嘴紧咬着,从心理学角度上讲,这是人内心焦虑,不安的普遍表象。

    “是不是,有什么紧急的案件之类的?”

    “警视厅要把你调回总部。”

    “啊?”柱间也是惊讶三分“为什么?”

    “因为东京正面临着越来越多样化的犯罪,检举率也低了不少,所以他们再集结精英,准备成立特殊的组织。”

    “日本桥基本稳定,生活安全课那边也在严格办事。”柱间不假思索地说“就算……”

    “那是日本桥,你敢保证练马,吉祥寺那边和咱们这边一样吗?”

    “好吧,既然警视厅下达命令了,那我就回去吧,扉间这里交给你了。”柱间定了定神,坚定道。

    “我就是想和你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推掉此事。”

    “为什么?”

    “你要是离开日本桥,这边的治安怎么办?咱们也得有一个像样的警部补吧?”他不禁瞥了一眼正在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新人们“谁来带他们?”

    “这个不用担心,不还有你吗?”

    “我……”扉间一时语塞,其实他是有些不自信的。

    他们两个在大学毕业后,就到了警校,过了几年他们就进入警视厅作为新人工作,警视厅会将新人派送到东京都各个警察署,还有其它部门。他们两个来到日本桥的时候都已经二十过半了,在这里也都待了有些年头了,现在正直三十而立的大好时光啊!

    他们就慢慢地从巡查做起,一直到警部补。而当时的课长就是被调离回警视厅,所以扉间才替上去。

    为什么是扉间而不是柱间,事情是这样的,当时大家选举署里的精英干事来做候选人的时候,他们两个以优秀的才干当即入选,而柱间确实是略胜一筹,但柱间给出要继续做警部补的理由就是“我想多培养培养新人,他们才是警察署的骨血。”

    对此,他弟弟的吐槽就是“你分明就是不想动那些摞起来比人都高的文件吧!”

    而后来,大家也是选了扉间这个看上去更加正经谨慎的警部补做课长,因为他们一旦想到要柱间去整理上级下达的命令,文件,就不由一寒,到底这也是一个完美的决定,自那个时候起,也过了两年之久。

    不过千手柱间这个人的能力,警视厅也是看在眼里的,多少个当事人,嫌疑人,前辈后辈说他更应该当“警部”的时候,他都只是笑了笑,默然拒绝了。

    “加油吧!”他的大哥拍着他的肩膀,没心没肺如是说道。
    “……好!”扉间也回拍了拍他的肩膀“若地方有什么情况,你们也会及时来的。”

    “那当然了!”柱间笑笑,他们虽然在警视厅待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但基本情况还是了解的。

     “去收拾收拾东西吧,下午就有警视厅的人来接你了。”

     “这么快?”

     “嗯……”扉间默默点点头,不得不说,他的确想让大哥留在日本桥,其实上级早在三四天前就和他说这事了,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开这个口。

     即便有想推辞的想发,但他知道,那一定是徒劳。
也许待在警视厅,大哥才能更好地发挥他的才干,他如是想到。

   
     在日本桥川面上的浮光随着河水的波动慢慢地起舞,给人一种静默的错觉。如今日本桥川上面已经横了好几条高速公路,日本果然从这里出发,如今通向各地了。

    下午的光很柔和,并没有夏天那么使人厌烦。

     “我知道了。”一个男子说话很淡然,听不出任何感情在里面,这样反倒让人觉得敬畏三分。

     “下午就回本部来。”

     “好的,千手柱间警部补会在准时回去的。”男子的语气里透露着一丝不耐“请您放心!”

     他将黑色的长发往后捋了捋,还是有几根黑发非常不听话地竖着,但他已经习惯了。

     他说罢放下手中的手机,然后专心地开着车,向日本桥警察署的方向开去。

     而此刻,在日本桥警察署里。

     “啊啊啊,扉间你看到我的证件了吗?”柱间在他的桌子上找来找去,桌子都快翻了。

     “啥?”

     “证件啊,就是警察出去办公事时出事的证件。”柱间比划着。

    日本警察专用,一个合起来比手掌约小一些的绿色本子,上下翻开,里面贴着照片,还有警视厅的黄色樱花的图案,还有一些戳印。

     “你上次什么时候用来着?”扉间扶额。

     “……”柱间低头低沉地想“忘记了。”抬头又憨厚地笑了笑。

    柱间笑地那叫一个天真无邪啊,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忘记放在哪里了呢!

     “……”扉间蹲着翻看警视厅专门给要转移的刑警的箱子,接着就是一脸黑线。看来一开始由他来做课长是一件正确的事。接着,他将手中的证件递给了柱间。

     “嘿嘿嘿!”柱间只好单纯地笑了笑,道声谢。

    此时,课长办公室的电话响了。

     “喂,这里是日本……”桥字都没说出口,就明白了对方的身份“好的,请您稍等。将车直接停在门口就好。”

     “?”柱间望着打电话的扉间,下一秒就被扉间狂吼一句:

     “千手柱间,你快收拾东西!”他顿了顿,毕竟晚告诉他这事的人是自己,自己理亏,语气就突然缓和下来“人家都来了。”

     “嗯,我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可他心下却想,有你这么对大哥的吗,心里的那个自己还蹲在地上画着圈圈。

     “那你在办公室等一下,我先出去。”说罢,他便走出了日本桥警察署。找到了那警视厅专属的警车。
   
    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警察,向他行了一个非常标准,干净利落的警礼。

    看到此人,他便知道来人用意,走上前去,先回了刚刚的礼。

     “千手课长,这次还是麻烦您了。”他非常恭敬地说了一句。

     “因为警视厅现在也是缺精英人手啊。”他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多说感谢的话。

     “上级的命令。”男子皎洁一笑“千手警部补收拾好了吗?”

     “嗯,收拾好了,就在我的办公室。”

     “话说,千手课长,你紧张什么?”男子打趣地看着他。

     “我有吗?”扉间硬扯出一个笑容。

     “哈哈哈”这声笑得其实很轻盈“左眼角眨眼时迟钝了0.25秒,嘴角也是有0.25秒的颤动,你这个笑容很明显是扯出来的,还有你这抱臂的动作。”他边说边指了指他的脸和上半身。

    “反应很多时候都是下意识的,而且人的内在一定流于表面。”他满意地笑了笑。

     “是吗?”扉间也稍稍放松了一下,看来自己平日里确实是紧张过头了。

     “课长,偶尔也要适当放松一下自己。”

     “谢谢!”扉间说道。

    这次换男子摆手说“不必了。”

    两人在办公室门前站罢,扉间想去推开办公室的门,可是门反被里面的人推开了。

    千手柱间看到来人,不由惊讶,说出去的话则是万分惊喜:

    “是你?!”

TBC

其实有时间了,非常想去日本桥看看,道路原标的那座麒麟象,还有七福神巡礼?
总之非常向往,就先这样写出来吧,希望大家喜欢!
阿溪,还在吗? @祁奚举午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