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節杍

这里“又是佑哥哥”,原谅我有时不时改名字玩的习惯,正式为“公川先生”,请多指教!

【柱斑】因为你还在(二)

前段时间关于警视厅和警察厅的百度百科都被删了,吓得都不敢写了……

2

    “是你啊!”柱间高兴地说,边说还边把收拾好装满东西的纸箱子犹豫也没犹豫地直接推到了扉间的手里,完全不管他的一脸黑线。

    柱间比眼前这个头发微微翘起的男人高上一小截儿,目光自然是上下错开了。

    “嗯!”男子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自觉地撇开目光,措手不及,只能重重地“嗯”一下,但这一下着实是有点儿迷离啊!

    “你们认识?”扉间开口。

    “不认识。”

    “认识!”

    显然,说上句的是该男子,下句的则是柱间。

    “所以到底认不认识啊!”

    “我们交过手的”柱间开口道“警视厅曾经邀请过我去那里指导剑道课的事还记得吧?”

    “你说三年前吗?”扉间问

    “没错,就是那次。”柱间点点头,又看向这名一直一言不发,而且心口不一的人“先生,您的身手不错啊!”

    “原来他在那之后一去练剑道,就和我不停念叨的那个身手不凡,颇有魅力的人就是你啊!”扉间感叹。

    “哈哈哈,过奖了。”他还是不改那轻盈的笑,但扉间的话,让他感到一股恶寒,感觉自己好像也在很早前就被盯上了似得,咦?我为什么要用“也”字?

    “那我来介绍一下?”

    “你叫什么名字?”

    扉间和柱间他们两个可谓是同一时间说出的话,正在扉间想要介绍彼此的时候,柱间却问这名男子,还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说:

    “三年前你就没告诉我,这次不准再逃掉了哦!”

    “宇智波斑。”男子不紧不慢,坦然说道“姓‘宇智波’,宇宙的‘宇’,智慧的‘智’,波浪的‘波’。名字是‘斑’,斑驳的‘斑’。如今隶属于搜查一课。”

    斑想看看这两个人会有什么反应。

    扉间将手中的箱子推回柱间手里,心里却是啧啧称奇,搜查一课,不愧是本部的精锐啊,不然怎么可能第一次见面,就把自己的状态看得跟透明玻璃似得。

    “宇智波斑……好熟悉,好像在哪儿听过……想不起来了……”柱间在一旁露出一副很单纯的表情在思考。

    柱间这话一出,他差点没吐血,尽管表面上看去是风轻云淡的,感情他早就把自己给忘了。

    “千手警部补,如果只见过一面,不能算认识吧?”为了圆场他如是说道,语气里到是万般无奈,在对方认不出自己的情况下多说什么都是徒劳,他就干脆地顺水推舟了。

    至于斑刚刚为什么会说“不认识”,那就像他自己说的一样,那是下意识反应。

    其实斑是记得柱间的,可就眼下的状况来看,柱间到底是想不起来了,这样就和三年前只见过一面没差,但这也不能怪柱间,要换做自己,那也是半斤八两。所以他的心里只能是五味杂陈,就像柴米油盐酱醋茶全都打翻了一样,说不出的苦。

    “嗯……”又跑一边儿低沉去了。

    “老毛病,估计改不了了。”他弟弟扉间感叹。

    “时候也不早了,咱们回去吧。”

    “好!”柱间那个高兴啊,就差上蹿下跳带尖叫了,把扉间看得都是一脸懵。

    “千手课长,麻烦你了,你的兄长就交给我吧!”

    “好……”扉间那个汗啊……咦?他怎么知道柱间是他大哥的?尽管从姓氏上很容易联想到,但他和斑也的的确确是第一次见面。

    等等……他的名字很耳熟,也有些面善,真的只是第一次见面吗?

    “那么,回见吧!”

    说着,斑向扉间行了个礼,扉间回礼,然后斑就淡定淡定地走出日本桥警察署的大门了。

    再看看跟在他身后这位,那高兴得屁颠屁颠儿的,把他日本桥的后辈和自己弟弟看得那叫一个无语啊,感觉就像小孩子拿到礼物一样。

   
    为时下午三点半。

    交接并不是什么难事,要真说去交接个人,也就是见了面互相寒暄两句,真正要做的根本就没啥,上级早就下达了调令,斑也就是去接了个人而已。

    坐上汽车,斑在驾驶位置上示意柱间坐好,接下来由自己把人成功送到。

    “斑已经不在科搜研了吗?”柱间其实刚刚抓住了这个细节,就问了这个刚刚开始就在意的问题。

    “千手先生,还是叫我‘宇智波’吧!”斑开车时不咸不淡地来了一句。

    “为什么?”

    “不应该这么叫吗?”

    “‘斑’比较简练方便嘛!”

    “我的姓也一样啊。”斑指的当然是发音。

    “叫名字的话显得比较亲切吧!”

    “咱们好像,就见过一面吧,这样的话……”这句话明显是带着怨恨气息的啊……

    “有什么关系嘛,以后咱们就算是同僚了吧!”因为他们的年龄确实相仿,柱间向斑伸出手去,示意他握手“以后多多关照吧!”

    “你想让我现在握你的手?”

    柱间高兴地忘记了场合,斑他可是在开车啊,虽然技术的确过硬,但要是随随便便握手又觉得失礼。如此一来,斑就冷哼了一句,不然那双握起来的手,就真成“罪魁祸手”了!

    “……”柱间一边低沉。

    “你这个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啊,以前你就这样。”斑吐槽道。

    “以前的事儿?哦,哈哈哈,三年前的事,斑还记得啊!”

    “都说了,别叫我‘斑’,叫姓氏。”

    “没事,就叫斑吧,我喜欢这么叫。”柱间向车的前方看去,淡淡地说,心情愉悦。他大概是觉得有那种熟悉感吧!

    “你……”斑这回彻底无语了。

    日本桥就在眼前,他们看到桥梁上赫然写着的“日本桥”三个以黑色为底色,金色又偏原来木色的大字。这里可是日本的“原点”啊!

    道路比以前也拓宽了许多,看上去那就是一马平川,今天也不堵车,行车别提多顺利了。

    “你看起来,也比三年前好多了。”柱间在过了日本桥后说道。

    “什么?”斑内心非常诧异,虽然他知道柱间这么说没错,但这家伙只凭这两次见面,就能看出来吗?

    “看你现在的状态啊,我记得你那时候很低沉,不如说颓废更准确一些。”柱间正话说得很平淡,也望着认真开车的斑。

    “是吗……”斑知道柱间很优秀,不然不可能被警视厅在这种状况下挑中。

    “剑道这东西,其实能看出人的心性,就像茶道一样。”柱间在一旁淡淡地说“剑道只不过是另一种形式而已。”

    “……”斑并没有回他这句话,当然是在揣摩柱间的意思。

    宇智波斑在警视厅有一个被称为“人肉谎言识别器”的绰号。原因很简单,精通行为心理学和犯罪心理学,被他扫一眼,就能知道当即你心理上的变化,有没有撒谎。

    然而,这也有不灵的时候,他自从学了“心理学”这门课程以后,就一直在观察人的行为,这么久了,怎么说也是练的炉火纯青了。

    而在三年前,他交手的这位,可谓是让他头疼许久。虽然他平常大大咧咧的,但正经的时候,尽管斑接触的只有那么一瞬,他却什么心思也读不出来,他心里就两个字——“不爽”!

    而现在,自己这个“识别器”反到被对方说出状态上的问题,这让他更是着实无奈。

    “千手先生,何以见得?”斑继续问道,他一直告诉自己,不要激动,不要激动,想不上来我也就算了,状态这方面还要你来说,他内心连吃了柱间的想法都有了。

    斑不知道柱间有没有注意自己,但自己在那个时候就一直注视柱间则是真的。

    而且,这种注视开始得比切磋剑道还要早。

    但在对于“识别鉴定”这件事上来说,他就像是在一道特别难的命题上卡住了,尽管他后来阅人无数,有时间也会做一些研究,可如今,依旧看不出来什么。这让他真的是欲哭无泪啊!

    “比如,你现在的语气?”柱间不假思索“话可能夸张一些,感觉你那个时候说话就像要‘吃人’一样,说话狠狠的,但现在好多了呢!”

    “哈哈哈。”斑无奈地苦笑着“我现在是真想吃了你!”

    “咦?”柱间也知道他是在开玩笑,便没心没肺地放声大笑“哈哈哈!”

    然而,柱间也思考着,他们两个只打过一次照面不假,可他总觉得他好像见过斑不止一次。他曾经遇到过很奇怪的事,他向科学搜查研究所的同事们打听这个科搜研的人员时,他们就像看陌生人一样的眼光,说“没有这个人啊。”

    柱间也觉得奇怪,后来也就成回忆了,每当练习剑道的时候,都会让他想起这个让他相当满意却再也找不着第二个的对手。心下满是叹息。

    “斑,我回到警视厅还能见到你吗?”

    柱间说这话是有原因的。

    其一:警视厅那么大,那么多部门,想见对方谈何容易啊!

    其二:斑现在隶属搜查一课,那是专门负责杀人,抢劫,伤害,绑架等严重案件的一个部门,要是忙起来,那真是没日没夜的。

    其三,也是最关键的一点: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会莫名地感到高兴,就比如现在。

    “你……”斑听了这句话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心下有些莫名的悸动,思考半晌后道“就那么想见到我?”

    “是啊,虽然我和你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我觉得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柱间自信地说出了口,再加上那表情,别提多白痴了。

    “是吗?”斑也是觉得尴尬,但还是硬挤出一句“哈哈哈,我也很期待呢!”

    柱间微笑地看着他,那副淡然的模样,也是吸引斑的原因之一,不只是因为他有一张读不懂的脸。

    “你不想见我都难。”这就是刚刚斑想说,却憋着没说的话。他心下也是在暗想,我看你什么时候能想起我来。

   
    说着说着,他们已经来到了“樱田门”,也就是东京都的警察本部——警视厅。

    高楼耸立,来来往往的车辆都因此感觉很安详,有警视厅的保护,东京都的生活的很多方面都很有保障。

    在警视厅道路的一边稳稳地停好了车后,斑示意柱间下车,柱间干脆利落地解开了安全带。从车后面所放的纸箱里拿出领带,认认真真地打起了温莎结,整理好衣服,那是非常之帅啊!

    接着他动作利索地下车,准备去抱车后面的纸箱子,而斑却说:

    “先上楼吧,这个不着急,我来帮你。”

    “好的,谢谢!”

    斑摆摆手,他们一起上了电梯,只有他们两个人。斑感觉有一丝疑惑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却也没多想,因为楼层已经到了。

    警视厅里面的设计也是让人很舒心的,米白色的大理石瓷砖做地砖,墙上的木制围墙也是同样的颜色一直到墙的腰间,上面有一条约十五厘米宽的银色金属边,上面接着就是白色的墙壁。

    走过一个稍微大一些,或者稍微别致一些的门的时候,还能看到门旁摆放着两盆巨大的植物,柱间其实很爱花花草草,所以时不时停下来看看这棵植株的样子和成长状况。

    他们两个就在警视厅里转了好几圈,七扭八拐,左行右绕的,最后终于找到了警视监的办公室。

    斑轻轻地敲了敲门,门里则传来一个声音。

    斑推开门,自己先进去了,让了个位置,示意柱间进来。

    “人已经安全送到了。”斑看着柱间微微笑道,然后目光转向了坐在办公桌前面的人“猿飞警视监。”

    TBC

谎言识别器,大概是特别喜欢White Lab里谷原叔的那个角色设定吧!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