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節杍

这里“又是佑哥哥”,原谅我有时不时改名字玩的习惯,正式为“公川先生”,请多指教!

【尘外】(七)我怎么知道!

这两天竟然稍微有点空闲时间,就码了,不知不觉就出了一篇,看来下次要这周末了。
希望大家继续来围观,我会努力的!加油!

Chapter.7我怎么知道!
    “基德,你能不能快点!”基拉无奈使着超级大的声音催促着他起床。这家伙是怎么搞的,是不是又通宵了,都开学了,能不能有点节制。
    “你要是再不起的话就赶不上化学课了啊!现在已经八点二十了,佩金早就已经走了啊!”
    “啊,知道了,烦死了!”基德才不会说昨天晚上到底干了些什么,为了今天在化学课上好好地会会那个家伙,他读了整整一宿的金属化学。至于他看的到底能不能派上用场,这就是另一码事了。
    “基拉,你先去吧!给我留个座位,我随后就到。”基德开始穿他的白色衬衫和黑色的西服,因为平时穿的衣服休闲类的居多,所以他昨天晚上找了半天才找到几件像样的,偏正式场合的用衣。
    “……”基拉无语,你这又不是要去见谁,这么正式干什么?不知道的以为你要去见未来的岳父岳母大人呢。
    “看什么?”
    “看你穿的太正式了……”他在上物理系的课程的时候也没这样过。
    “行了,别看了,你先走吧!”
    “那你快点啊!”
    说完基拉离开了511宿舍。
    说实在的,基德也就是想看看这个化学系的学生而已,也并没有要让他下不来台的意思。只是学校理科系有一个这样的学生实在是太耀眼了,所以不想让他这样都难。
    今天的天气很不错,空中有些许的微风,空气中迷漫着含苞待放的花的清香,春天还在慢慢苏醒。只是有一些花,可能在这个春天,再也醒不来了。
   
    设置阶梯教室的大楼,被称为“维斯德尔大教室”,在整个校园最中央的位置,也是一进洛大,没走上几步就能看到的一栋硕大的建筑之一。里面设置着大小不一,形态功能各不相同的阶梯教室,如果没有指示牌,也许真的会在这栋楼里走丢。
    另外一个,还记得“伊尼切尔会场”吗?这个阶梯教室大楼和洛大最大的会场并列在整个最中央的位置,这也寓意着,这两个建筑是学校最关键的地方。而这两栋楼的周围则是环绕的“科洛广场”,占地面积相当大,这个广场有着通向校园四面八方的路,其它的建筑,就日后再介绍吧!
    在广场上有一个很大的外设公告栏,上面写着学校的各种安排,无论是大课还是校园活动。当然,全学校的外设公告栏不止这一个。
    此时,在“科洛广场”上,很多学生都在往“维斯德尔大教室”走去。当然,今天不可能只有罗的一堂课,但是很多人都在往那边走,因为还有二十分钟就要开始上课了。
    此时,顺着空间逻辑往里走,三楼的位置,有一间理化多功能教室,这是一间可以容纳三百人的阶梯教室,不算太大,但也不小。
    窗明几净,窗子已经接近落地窗了,从走廊上就可以看到室内的讲课情况,门也在同侧。桌子保持着木头原有的纯色,椅子也非常舒适,教室的桌椅从前排到后排依次升高,这是为了所有的学生都能看清黑板。黑板比一般实验室的黑板要大三倍,横向三块,纵向则是两块相叠,也是上下可推拉的,方便书写。
    而第一排的座位也和讲台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有一个硕大的讲台,讲台上则摆放了佩金昨天给罗收拾好的实验用具和资料。因为是理化多功能教室,所以也有排气装置,排水装置,还有和实验室里一样的水池,便于做一两个简单的演示实验。
    佩金此时帮罗擦着黑板,他今天依旧戴着他的棒球帽,穿着休闲的衣服,只不过身穿白大褂,这些就很难看出来了。
    至于罗,他正顶着佩金擦黑板。佩金心里真的很想吐槽一句,这么大的黑板,你倒是帮帮我啊!
    今天罗的打扮,可以说和平常休息的时候判若两人,这是他专心于研究,并且正式场合的时候才会有的。
    他将半长的黑发用一根暗红色的皮筋束在脑后,干净利落,尽管前额难免会留下几缕调皮的发丝。他戴上了那个简易的切边眼镜,而且,昨天在Baby–5的强烈要求下,今天他化了个妆,不为别的,就为了掩盖他那个有颓废气息的黑眼圈。她昨天说“哥哥,你的黑眼圈太严重了!”所以今天看上去就显得非常精神。
    身上穿的则是黑色的衬衫和黑色的西服裤,尽管他也穿着白大褂,但这一副庄严的学者的气质是完全无法掩盖的。
    “老大,还有十五分钟。”
    “是啊,我该感叹一下,现在的学生都不紧不慢吗?”罗接过佩金递来的抹布,放在讲台上的池子里,其实黑板并不脏,只是罗看着佩金没事,就让他把上次没打扫好的粉笔渍又擦了擦,现在黑板干净得都可以当镜子使了。
    “一上来就讲实验啊!”
    “因为化学是以实验为基础的科学啊。”
    说着,有一个同学走了进来,看到今天的“代课老师”和他的助理,他们便打开了招呼。
    “基拉,你怎么来了?”佩金有些惊喜,随后就是一阵莫名的恶寒。因为这个时候罗是面对黑板,背对基拉的,而佩金正好与他相反。
    “哦,我先骑车子来了,基德一会儿就到了。”说着他往下走,找到倒数第二排的位置,准备占两个位子“我们今天来旁听特拉法尔加的化学课,请问……那位就是?”他试探性地问,这位应该就是授课人吧,那个特拉法尔加,但心里不由地一阵嘀咕,为什么这背影这么眼熟?
    “啊,有物理系的同学来旁听在下的实验化学课,那还真是太荣幸了啊!”罗说着,用了谦词,不紧不慢的转过身,拿起了一直粉笔,准备一会儿在黑板上书写“希望会有所收获吧!”
    “是你!?”基拉非常理智地一眼就认出了他“瓦铁尔……为什么骗我们?”
    基拉的话里并没有指责的意味,相反,更想知道原因是什么。
    “事实上,我并没有骗你们。”罗说着便开始在中间的黑板上开始布置板书,字用的是略带行云流水意味的行楷,不华丽,但很工整。
    “没错,‘瓦铁尔’也是他的名字,只不过名字很少有人知道,所以以后你们就叫他‘特拉法尔加·罗’吧!”佩金在一旁补充道。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们你就是‘特拉法尔加’?”基拉也接受这个事实,然后就在自己找到的位子坐下了,静等接下来的答案。
    “我只不过和你们开了个小小玩笑而已,所以当家的就不要介意了。”淡淡的语气,双眼凝视着自己的板书,也在想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知识。
    “真是恶趣味啊……”这句话是基拉和佩金同时说出口的,他们不由得感叹。
    “哈哈哈,行了,快上课了,准备一下吧。”这句话像是对基拉说,也像是对佩金说,他们分分开始准备接下来需要的东西。
    其他的学生也都陆陆续续地进来了,他们分分找位置坐好。
    这里面有本科生,也有硕士生,有化学系的学生,也有非本系的学生。有的是来听课的,有的则是来凑热闹的,比如基德和基拉他们俩。
    但不论出于什么目的,对于罗来说,只要你踏进这个教室,你学的是什么就由不得你了,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化学系的学生。不管你学的是什么,出于什么目的,这节课,你是难逃“被点名提问”这一关了。所以,整个场有一种莫名的冷意,希望这是一种错觉。
    尽管这一点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佩金和夏其会在一旁连连叹气,老大要“教训”新人了。尽管这次夏其因为有事要忙,没能和佩金一起帮老大完成课程,所以佩金这次是真要辛苦一回了。
    一会儿,就这么十分钟的时间,教室几乎坐满了学生。只不过,基德还没过来。凯撒副教授也来了,他也想听听,罗的课能讲道什么程度。
    “那么,既然大家都到的差不多了,我们开始上课吧!”罗说着,佩金开始实行自己司仪的职务,学生们包括罗在内首先向坐在前排的凯撒副教授行了个礼,然后学生们又向今天的主讲人行了个礼。尽管是自己的学长,但也要感恩他为这堂课的提前准备和付出。
    “现在时间是九点整,很高兴大部分的同学都能够准时来到这里学习!”罗看了看手上的表,冲学生们满意地微笑,场内的气氛也没有之前那么紧张,现在开始聚合并活跃起来了。
    “那么,我们一会儿给迟到的同学一些奖励如何?”
    “好!”教室里的学生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分分起哄叫好。
    这个时候,基拉心里开始有些烦躁了,为什么基德还没来?他不是说马上就到的吗!
    “首先,大家学的都是化学,那就先聊聊关于化学这门学科的基础吧?”罗开始浏览四周学生们的反应,看来现在的学生倒是有不少的进步。要是以前,几乎问一个问题,就是一闷棍,没有什么学生会举手回答。这次的发问,让罗还算满意。
    “那么,我们都知道化学是一门以实验为基础的课程。”说着,他戴上了实验室专用的胶皮手套,将手指上的纹身完美地隐藏住了“那就先看看这些实验器材,回答一下用途,方法和注意事项吧!”
    下面的学生开始发怵了,开放性的问题好答,但像这种规规矩矩的答案实在是令人头疼,最重要的是它关系到以后在实验室进行实验的安全问题,教室里的学生无一不头疼的。
    说罢,佩金将提前准备好的器材展示出来,罗拿起其中一个容量瓶,随机叫起一个同学,让他回答这种器材的作用。
    “可以用于配置准确浓度的溶液。”
    “很好!请坐。那边的同学来说说它的注意事项吧!”他又点了那边一直高高地举着手的学生。
    “首先,容量瓶不能受热,否则会炸裂,也不能用于储存液体,这是为了防止其影响容积的精准度。然后……不能溶解固体,也是为了避免影响精准度……大概就这些吧。”这是个女孩子,为了上罗的课,她特意看了看化学书,因为她深知哥哥的腹黑属性,她也希望能让罗满意。
    “嗯,非常好!”罗见状,也不为难Baby–5,他知道,她能记成这样很不错了,毕竟不是理科系的学生。
    “还有一点,就是不能将其配套的瓶塞随意互换,一来以免漏液,二来保证配置溶液浓度更精准。”说罢,他变放下了容量瓶,紧接着拿起了滴定管。
    “我们都知道,滴定管有酸式和碱式两种,那么……”罗刚要说出口的一刹那,一个头发鲜红,身穿一身正装的人走了进来,随机撤出一个台下人都没察觉到的恶劣弧度。
    “滴定管的注意事项及用法,就由这位压轴登场的同学说一说吧!”
    “啊?!”基德一瞬间就懵了,他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实验器材了,更别提这种化学的实验器材了,上来就是一闷棍。
    他现在心里只有一句话“我怎么知道!”
TBC

我觉得我有必要去画一张关于伊德伊纳·科洛大学的鸟瞰图,这样比较直观一些,等想好了,再送上吧!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