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節杍

这里“又是佑哥哥”,原谅我有时不时改名字玩的习惯,正式为“公川先生”,请多指教!

【尘外】(五)再来一次

接下来,继续!

Chapter.5再来一次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过,眼下正是开学典礼的前一个小时。

    “基德,快点!”基拉催促着基德,他才刚刚起床。开学典礼于早上八点正式开始,报了志愿的学生这两天都累得不轻。

    “吵死了,你能不能小点声!”基德就这样被他叫醒了,着实有点不爽。确实是这样,从会场布置到开学典礼的全部流程,全部由学生包办,基德昨天晚上两点才睡下。

    虽然这个志愿报名的人颇多,但是像佩金这样报了名却没去参加的学生也着实不少,所以最后真正参加的学生寥寥无几,但也足够完成学校布置的任务。

    “七点四十咱们就要在理科系所在区域集合了!”基拉头疼,不禁扶额,到底是他们家老大的,一点都不着急。

    “谁让你非拉我去做那个什么破志愿的,我一般都不会在开学的时候做志愿!”基德收拾床铺,搭上件合身的衬衫,狠狠地瞪了基拉一眼,好在这一切基拉都已经习惯了。

    “如果我不拉着你去,你这一个学期就只顾着和那个叫瓦铁尔的学生斗嘴了!”基拉靠在墙上调侃了他一句,实际上这两天基德去找过罗,可是他完美地避过了罗所有不在实验室的时间,回来经常被基拉调侃数落。

    “是是是,知道了!”

    语罢,二人就急忙收拾好东西,向理科系的集合区进发了。

   
    与此同时,比较有提前意识的二位正在校园的小路上不紧不慢地走着。眼前就是文科学生的学习地点了。

    “行啦,你就去集合吧!”留着清爽的橙色短发,下巴上虽有一个伤疤但依旧不影响俊郎外表的男子。今天虽然是开学典礼,但他穿了一身休闲风格的衣服,上身是休闲卫衣,里面还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还有就是合身的黑色长裤。

    “霍金斯,我也该走了。”

    “谢谢你,德雷克。”眼前这名留有金色长发,暗红色瞳孔散发出一股神秘气息,眉清目秀的男子摆手说道“散会了再见吧。”

    “好!”德雷克,打了声招呼“记得联系我,回见啦!”

    德雷克今年也是博士第一年,本硕读的都是文科考古专业,只不过他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对古代生物的兴趣要远远大于对文物的考古发掘。所以在读硕士的时候,他就去旁听了生物课,今年博士第一年,学的则是理科系生物的远古生物研究学。

    而霍金斯则一直学习的是哲学,一直对玄学有着浓厚的兴趣,自然读的还是哲学系的玄学专业,只不过这类的专业实在是少见,从某种方面来看,他也算个修行人了。

    他们二位,还有罗,在读本科的时候就相识了,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家乡原先都在北海,尽管过了几年罗因为上学的原因搬到了伊德伊纳。另一部分原因则是他们都是各自专业数一数二的好学生。在这个学校已经待了将近八九年时间了,他们一直都是相互理解照应。

    不过,德雷克和霍金斯两个人选择在一起的时候,罗还是着实吃了一惊,但他也可以理解这档事,也没有多少建议或提议。他在这方面并不介意,而且他对这些也没有太多的兴趣,他一直做的就是专心搞研究。

    文科的学生已经集合不少了,霍金斯今天穿了白色的衬衫,和一条黑色的西服裤,金色的长发及腰,散下来随微风微微飘动,他还是选择把头发扎起来。从这个造型上来看,额间那特殊的眉毛,喉结上的纹身。他真的像一个学美术的艺术家,也没少被人认成女孩子,不过他的身高真的一点也不像女孩子。

    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几乎很少有人知道,可能也就只有罗和佩金他们,原因自然是为人低调,这也是他们平常的行为作风。但是在某些方面,他们确是非常有名气。

    这一切,都要在今后的生活中慢慢体验。

   
    校园的另一角,理科系的实验室第七楼。

    “拜托啦!老大,咱们走吧!”佩金恳求的说,依旧戴着他万年不变的棒球帽。

    “是啊!开学典礼不能不去的!”夏其在一旁看着也急了,贝波则在一旁站着,发着它具有的纯天然的呆。

    “你们能不能别劝我了,开学典礼简直就是浪费时间,我有很重要的实验要做。”罗依旧是扎着头发,带着简易切边眼镜,身穿白大褂,依旧是那副学者打扮。

    “不行啊!赶紧走吧,还有时间的!”佩金劝罗放下手中的实验器具,把白大褂赶紧脱了,总不能让他这样去参加开学典礼吧!

    “夏其,你先带贝波走吧!生物系动物保护学那边应该有人去了,然后你再来化学系集合也不晚。”罗已经开始无奈地换衣服了。

    “好的,老大!”夏其点了点头,回头看向贝波“喂!你别发呆了,咱们走啦!”

    看着他们推门远去,罗已经把白大褂换下来了,把扎着的头发散了下来,摘了只有专心学习的时候才会戴的眼镜,回到了那番略带落魄艺术家的形象。

    “行了,佩金,你有话直说吧。”

    “……”我去,刚刚的不会都是演戏吧?

    “凯撒副教授跟你说什么了?”

    “老大,他让你在开学典礼后去理科教学楼的办公室找他。”佩金淡淡地说。

    “就这样?”

    “就这样。”

    “我大概明白他想干什么了。”罗依旧保持冷静,并且扯出一个恶劣的弧度。

    “想做什么?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去。”佩金说着,手扶着桌子上一摞书和教学资料“那咱们走吧!”

    “好,我也想在开学典礼上会会当家的。”罗尽量打扮成第一次见基德的模样。

    佩金心里又是一股恶寒“老大,你打算玩到什么时候啊?”

    “穿帮为止。”他不禁满意地笑了笑。

    “好啦好啦,瓦铁尔学长,我们走吧!再不走要迟到了!”佩金将罗退出门,罗则把门锁好,他们就向理科系集合地点进发了。

   
    很快到了八点,学生们陆陆续续地进场了,这是一个可以容纳几千人的大会场,“伊尼切尔会场”,也是科洛大学最大的会场了。校长领导等级的人物自然是坐在台上,那台子也相当大,如果会场当做演出厅的话,台子这可以按不同节目的不同要求来随意变换形态,这也是科洛大学最令人羡慕的的地方之一。下面前几排做的就是教授级别的人物,其次是副教授,助教授,一些老师,实习老师等等,再者就是学生们了,当然这些都是按照不同系和不同专业来排的。

    伊尼切尔会场看上去非常宏大,整个会场成淡黄色,很有庄重的气氛,整个场都是非常温暖和谐。舞台的上方拉有一个红色的大条幅,是科洛大学开学典礼的启动仪式横幅,要想把这个横幅挂在这近30多米的高空实在不容易,也难怪基德他们要累的起都起不来了。

    所有人都坐罢,典礼开始正式进行。

    校长是一位面容还算慈祥的老爷爷,他的头发在这两年间几乎全白,尽管他的名字也令人生畏,但他真的是一个很负责而且关心学生的好校长,尽管他现在正想功遂身退。

    在司仪的引导下,佛之战国拿起话筒,轻咳了两声。

    “下面我宣布,伊德伊纳·科洛大学新学期开学典礼正式开始!”

    轰然一片的掌声想起,典礼就这样顺利进行着,所有的学生,尤其是刚来到科洛大学的大一学生,他们都被这壮观的场景所震撼,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挤破了头都想来这里上学的原因之一,有时候磁场的力量真的很强大。

    介绍完与会领导和教师代表后开始介绍学生代表,代表也依次上台发言,还进行了很多礼节,这也是洛大的传统。

    这个学期有很多教授开始决定多带一些学生,而且也有很多客座教授将来这里进行授课分享,战国对这一新气象很是满意,他的言语并没有太多的官方话语,反之还略有幽默感,整个开学典礼都非常轻松愉悦。这也是一般学校所不具备的,因为太官方的话,很多学生都会直接低头大睡一觉的。

    学生的根本义务是尊敬老师,认真学习,战国又重新强调了“尊师重道”这一点,并且再次提到了关于志愿的问题。

    “所谓的志愿,并非为了完成学分而完成志愿。志愿是你真心实意为他人着想,真心实意为校园服务,这样在将来走入更大的环境,你才能更好地生存下去!”

    “……”

    还有很多内容,分享差不多也就结束了,整场会议大概两个多小时,学生们也没有丝毫抱怨,反倒对新学期充满期待。

    “下面我宣布,开学典礼正式结束,同时也宣布伊德伊纳·科洛大学的新学期正式开始!”

    接着又是一片比先前更热烈的掌声,领导老师以及学生们也就依次退场休息了,因为今天下午,整个学校就正式步入新学期了。

    基德和基拉两个人并排走了出来,他们今天都没有穿像衬衫西服那类严肃庄重无比的衣服,而是让人看到了感觉比较舒适的休闲类的衣服,典礼结束后,他们等人走的差不多了,才从会场慢慢地走了出来。

    “基拉,你看!”基德露出一个恶劣的笑容,指向走在他们前面的两个男子的其中一个,留着半长的黑色长发,上身着着黑白为主调的衬衫,下身这是简约风的牛仔裤,还有捎带坡跟的鞋子,一股浓浓的艺术气息。

    基拉一眼认出的只是他身边的佩金,但下一秒他就明白了,这个人就是基德口中的,那个叫“瓦铁尔”的学生,那个颇有魅力的学生,也的确是很有魅力。

    基德不怀好意的从后方来了个简简单单的偷袭,他冲着罗的肩膀拍过去,谁知道他竟然躲开了,基德稍稍有些吃惊。

    “你不知道不能随便拍人的肩膀吗?尤斯塔斯当家的!”罗转身给了他一个恶劣的笑,顺手树了个中指给他。

    基德也就跟着笑了起来“瓦铁尔,老子还就是专门拍你的肩膀了。”

    佩金的脸一瞬间黑了,到底是两个性格相似的人啊!现在重点已经不是罗隐瞒自己的姓名,而是他以和基德斗嘴为乐了!

    “佩金,这位是?”还是基拉好,佩金无比感动,这是个打圆场的啊!

    “啊啊啊!这位就是瓦铁尔学长,嗯!”佩金觉得这不算撒谎,罗也只不过是报了自己另外一个名字而已,只不过,这个“嗯”,“嗯”的有些迷离啊!

    “尤斯塔斯当家的近日可好啊?”

    “拜你所赐啊!”基德气不打一处来,这两天每次去实验室,罗都不在。

    “那还真是荣幸至极啊。”基拉告诉佩金,这两天基德老是往七楼的化学实验室去找一个叫“瓦铁尔”的学生,佩金就想肯定是罗。罗也就知道了这两天基德在找他的事,罗在心里不禁笑了起来,他这两天一直在宿舍里和佩金讨论各种问题,偶尔也弹弹琴,自然没去过第七楼的实验室啊!

    “那个啥,要不你们改天在聊,学长还有事!”佩金想让罗赶紧离开,原因好几条怕他穿帮,也惦记着凯撒副教授那边的事。

    “也好,改天也可以去看看久仰大名的特拉法尔加!”

    基德说到这里,佩金心理又是一阵恶寒,他此时心里五味杂陈,老大的演技好,但他的反应几乎是足以穿帮的,这也是他想赶快离开的原因。

    摆手作罢,两方分别离开了,罗和佩金也向理科系的大教学楼走去。

   
    一栋白色建筑,锐角的设计非常适合理科系,烫金的“自然哲学”几个大字也在楼上显现,这栋楼被称为“仪柯部”,这也是罗喜欢这所楼的原因之一。

    每一层都有四间办公室和四间教室,这栋楼有七层,因为不光化学系在这里上课,而且教室是“可移动”的,教室随学生人数的变化随时可以调整。走廊就是简简单单的白色背景了,墙上也张贴了不少学校的休息和内容,也包括学生的作品之类的展示。

    他们走到三楼,第九办公室,这是凯撒副教授的办公室,贝加班克教授的办公室则是四楼的第十三办公室。罗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礼貌地敲了敲门,里面穿出一个略微尖锐,而且听着很狡猾的声音。

    “请进!”

    “凯撒副教授,上午好。”罗礼貌性地问好,尽管面无表情。

    “咻咯咯咯,有件事想拜托你!”凯撒笑着说。

    “是不是要学生帮您代课啊?”罗早在意料之内。

    佩金也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件事,难怪罗会明白。

    “咻咯咯咯,不愧是贝加班克看中的天才啊!大一的课程,还不需要我来授课给他们,更不需要贝加班克教授,怎么样,给你个锻炼的机会,给他们上这第一节化学课吧!”凯撒说道。

    “好的,教授。”罗点头示意,虽然他知道凯撒有为难他的意思,但罗高兴的是终于又可以再好好治治那群新人了,腹黑属性上线。

    “顺带一提,这次在阶梯教室上三个小时的大课!”凯撒提出来重点。

    “好的。”罗依旧是淡然的口气,然后他和佩金就离开了,出了办公室,碰上门,佩金可是一直忐忑不已。

    罗以前从未隐藏过姓名,对基德隐藏也只不过是出于玩笑,为什么会有人不认识他,是因为他以前钻研学术,很少问世。

    但为什么罗会出名成为传说中的学霸,原因就是因为这个,他在完成大学应有的四年课程的同时,提前攻读了实验化学的硕一内容。

    那个时候贝加班克教授让大四的他试着在阶梯教室讲过一堂一个半小时的实验化学课,也就是那个时候,罗开始在学业上被称为传说,上到大四就能站在阶梯教室讲课,真的是闻所未闻。

    现在也就只有他被贝加班克教授一直带着学习,今年贝加班克教授的导生只选了他一个。

    渐渐的,罗的名声开始在校园流传,尽管他什么也不知道,也毫不在意,因为在硕士这三年,他的日夜几乎实在实验室度过的。

    “三个小时,这次也课场太大了!”佩金感叹道“罗,你真的就这么答应他?他只是想为难你吧?”

    “佩金,话不能这么说。”罗把散着的头发简单地扎了起来,戴上了切边的眼镜,露出了一个自信还略带顽劣气息的微笑“那咱们,就再来一次!”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