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節杍

这里“又是佑哥哥”,原谅我有时不时改名字玩的习惯,正式为“公川先生”,请多指教!

【尘外】(一)新学期

     由于贴吧的系统删帖,话说我也不知道为啥。。。然后就过来发了,希望大家能来围观,也希望收到真挚的建议或意见 。
    实际上这个梗原本是想给霍姬的,然而掺入了很多元素后,诞生了这篇文章。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这真的是我当年中二得不能再中二的一个脑补了。
    这是篇大学时光清水中长篇的文,更偏向日常经历,可能略有搞笑。人物在造型方面会有稍微变化,不过是很适合自身身份的那种,也会有原设定。
    提前说明一下吧,主为KL,然后多CP,柯拉先生和罗的只是亲情梗,出现的多了,只是剧情需要,但我会注意,还请见谅。 总之KL主旨是绝对不变的!
    下面是正文了 ……

Chapter.1新学期
   
     伊德伊纳·科洛大学位于伊德伊纳小镇。

    伊德伊纳小镇在占地面积上绝对不能被称为“小镇”,毕竟有着世界各地的来客,商人,留学生以及当地的居民。被称为“小镇”,是因为它有着至少三四百年的历史了,也依旧保持着那种原有的乡土风情。这里的大学也有好几所,为了方便起见,我们称其为“科洛大学”再简就是“洛大”,这也就是故事发生的地方。很简单的生活,淳朴,快乐,在洛大学习的学生们享受着仿佛置身世外的丰富的精神世界。当然科洛大学的学生也是来自于世界各地,源于八方汇聚于此,各个种族,所以来到这所学校,就莫要惊讶这世界的奇妙了。

   
      “欢迎新同学来到本校!”佩金他穿着休闲的白色外套,戴着长久不变的棒球帽,面带阳光般的微笑欢迎新同学们的到来。这是新一学年度的开学季,佩金今年读硕二,学校有着一个传统就是:开始考读硕一以后学生要经常响应学校的志愿活动,这也仅是给他们锻炼的机会,大一至大四的学生即便想参加,也只能参加大学学生会所安排的志愿活动。但像迎新生这种活动,二者都可以参加。

   

 他抱着一摞登记单,站在学院门口,不断的发给新来的学弟学妹们,也祝愿他们能够在这里度过愉快的生活“领了单子的同学们,请到自己所报的系的代表处进行登记!”从上午开始,一直忙到下午三点,总算有倒班的人过来了。

    “佩金,辛苦你了!”夏其跑过来,并把矿泉水递给他说道“实在不好意思,中午那会儿我胃痉挛了,校医给了我一些药,然后建议我休息一下,所以……”

    “我估计你是疼得厉害,所以忘记打个电话给我了,不过还好,下午人还不算多,新同学这两天差不多报到快结束了。真正忙的是那些统计数据的人吧,咱们也就负责打个照面!”佩金接过了夏其递过来的水,拧开瓶盖,痛饮了几口,瞬间褪去热意。现在才刚刚开春,天气好像立马就醒了似得,开始迅速回温,这个人填了不少春回大地的暖意。

    “你知道罗在哪吗?”夏其问道“这个学期开学怎么没看到他?他不会不读了吧?”

    “没,他来了。”佩金摆摆手“只不过,以咱们老大的性格,连学校安排给硕一以上学生的志愿活动,他都很少做,更别提现在这种自由志愿的了,你觉得他会来吗?”

    “有道理,不过他今年,都已经博一了吧?”夏其望向校园小路旁正在盛开的各种花树,喃喃地说道“像他这样能够一直坚持钻研的学者,现在实在是太难找了。”他不由地赞叹罗意志力的坚定。

    “是啊,也就贝加班克教授可以指导他继续学习了吧!”佩金喝完了瓶子里的水,将剩下的单子分了一半给夏其“不用倒班了,两个人一起会快很多的!”

    “还是你好!”夏其感叹。

    “对了,有机会介绍给你新朋友认识啊!”佩金边发着单子边对夏其说“昨天我刚认识一个新朋友,还有他哥哥,怎么说?感觉那人怪怪的。”

    “你是说‘他’?还是说他哥?”夏其被说的不明所以。

    “一个名叫基拉的老校友,和他的哥哥基德。他们今年都读硕二,虽然以前对他们没什么印象。”佩金解释道“其实我非常好奇为什么他要带着一个蓝白色相间的面具,而且留了很长很长的金发!”佩金那好奇的神情已经百分百的出卖他了。

    “真拿你没辙,有时间一起去喝一杯也好啊!”夏其单手做了做喝酒的动作“说真的,我发现咱们俩从小到大好像就没怎么没离开过老大。”

    “是啊,几乎是从十几岁开始,就几乎没分开过。到了大学,竟然还在学业方面成了指导咱们俩的学长,这实在太巧了!”佩金不由感叹,但他和夏其从来没有后悔过,因为从小到大,他们俩就一直算是罗的仰慕者。在很多方面都是,但唯独腹黑毒舌这一点让他们俩吃尽了“苦头”,结果他们两个竟然不亦乐乎,难道真的是已经到了麻木而无法察觉的地步了吗?两人汗言。

    “单子发完,就先回趟宿舍吧,刚开学,我也得收拾收拾东西!”佩金边说,边将手中的单子整理好,以便待一下还回接待部“我答应要和基拉一间宿舍,所以今年不好意思啦!”

    “可老大他一直一个人一个寝室啊,那我怎么办?”夏其超无奈,你怎么能喜新厌旧呢?不不不,其实你误会了,因为到后来佩金才发现,他是见色忘友。

    “你可以去找贝波!”佩金伸出食指一脸天真无邪,夏其想,啊,你这绝对是故意的!

    “水貂族,我会被他蹭死的!”

    “我们走吧,这里离宿舍有一段距离呢!”佩金也帮夏其收了单子,示意他说。夏其无奈。

   
    洛大的宿舍是有单人间和双人间两种,如果你们四个人感情真的很好,也只能两个双人间挨着住。宿舍楼的阳面住双人居多,反之,则单人居多,阳面单号,阴面双号。例如,罗的宿舍就是一个少数的住阳面的单人间。

    宿舍外观是比较恬静优雅的偏欧式建筑,每一个宿舍都会有阳台,由于每一间宿舍挨得不是很近的缘故,阳台几乎插空错开,而这些阳台看起来也非常美观。建筑不高,也就六层左右,只不过这些宿舍楼并不是都聚集在一起,而是以系为单位聚集的,但距离不会差很远。宿舍楼前中了一些樱花树,春天刚来,所以樱花含苞待放,还未全开。

    罗的宿舍在六层,而佩金和基拉的被安排在五层。基德也坚持自己住的原则,选了五层阳面的单人间。至于夏其嘛,就只好和贝波从四层的双人间住下。

    和夏其暂时道了个别,佩金直向六楼奔去,其实东西他早在之前就收拾好了。他现在只是想看看罗在干什么。

    他来到了六楼,这里住的人不算多也不算少,但将近一半左右了,可能是因为住的比较散的缘故。他走到603号门前,敲敲门,没有人回应,佩金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推门进去了,果不其然,罗午觉刚刚睡醒,洗了把脸正想往门这边走,门就开了,也就停下来脚步。

    单人间的宿舍会比双人间小三分之一左右,毕竟只有一人住,一张精致的上下铺,对面是放满各种书籍资料的书桌,墙的一角还有一个木吉他的背包,里面看上去装着一把吉他。还有一些原来就有的装饰和摆设,看起来并不像豪华宾馆那么俗气,而是清新了许多,毕竟罗也是个利索人。

    “佩金?”罗穿了一件简简单单的黑白的为主调的衬衫还有一条简约风格的牛仔裤“你去参加志愿活动了?”

    “老大,你可真悠哉啊!”佩金不禁扶额“志愿成绩最后是会算入学分的!你也适当去做一些啊!”

    “必要的时候,我会去的!而且,学校的公告和论坛上也会不断地有志愿公布,不用担心我!”罗看着他无奈的样子,不禁觉得有些好笑“怎么样?新学期有什么打算吗?”

    “暂时还没有……”佩金见状不妙,尴尬一笑,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人一旦问自己学习的时候就意味着,等着这个学期被好好地收拾一番吧“我想和夏其讨论一下,再定一下计划。”

    “这样也好。”

    罗去书桌上拿了一把梳子,当年他考上大学的时候留着一头清凉的短发。经过了近七年的时间,不断学习,头发也跟着续长了不少,过肩稍长一点左右,中分开来,尽管不是很明显。他没有留胡子,因为常年熬夜所显现的黑眼圈本身就很重的他,再留胡子会给人一种更颓废的感觉,度数不高的眼镜只有深入学习的时候才会戴上。

    这幅样子,有一种落魄艺术家的感觉,而并非一个潜心钻研学术的学者。也完全看不出来他今年已经开始读博士一年级了。

    他把头发扎了起来,目光犀利地望着佩金道“这个学期咱们系有没有新来的硕博生啊,我指从别的大学考过来的?”罗简单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书。

    “应该没有几个,咱们系相对比较少,别的系多一些。”佩金将基本的情况说明了一下,因为这些具体情况都要等到正式开学以后才会揭晓。

    “大概三天以后会有开学典礼,到时就会知道了。学校正式上课也会在那之后。阶梯教室也准备就绪了。现在就差有些在外调研的教授没回来了!”  罗不禁撤出一个弧度,佩金这一笑不知意味着什么。

    在考博之前,他一直在扪心学习,几乎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是这学期会有所不同了,其中有部分原因是因为就读哲学系博二的霍金斯告诉他的;再者,就是罗已经迫不及待地去迎接这个新学期了。

    新一年的春天就这样来了,整个小镇的空气都散发着无尽的暖意。新的学期,会有怎样新的体验呢?大家都怀着迫不及待的心情,拭目以待了!

TBC
   
有点小解释,为什么叫“伊德伊纳”是因为“伟大”用日语来说是“偉大な”,读作“yi da yi na”,所以是就取了谐音。而“科洛”,就是“航路”(ko u ro)的音译。
所以就是“伟大航路”的大学啦!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