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節杍

这里“又是佑哥哥”,原谅我有时不时改名字玩的习惯,正式为“公川先生”,请多指教!

【尘外】(三)保密?

不多赘述,继续吧……

Chapter.3保密?

    “这首曲子……”基德疑惑道,这首曲子他不是没听过,只是觉得此情此景搭配这首歌,有种说不上来的诡异,基德不禁皱眉。

    “感情很饱满,对吧?”

    眼前的人将吉他放在实验台上,好在实验台上还没有摆放任何瓶瓶罐罐的实验器具。转过身来,搭在肩膀前的黑发用捋到肩后面,眼神冷淡淡的。

    算得上眉清目秀,就是黑眼圈有点重,看来这家伙也是个经常熬夜的主儿。有点落魄艺术家的风范,完全不像个化学研究者。

    “真是稀客啊?当家的怎么称呼?”罗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打量着眼前这个人红发男子,高出自己将近一头了。

    罗的个子本身就不矮,但让他抬着头去仰视眼前这个看上去性格极其狂暴恶劣的男人,他有些莫名的不爽。于是乎便产生了捉弄他的念头。

    “尤斯塔斯·基德。”基德看着眼前的男人面带微笑地看着他,不由地心理发毛,这善意的微笑绝对有毒!

    “尤斯塔斯当家的。”罗语气肯定地念了出来,也算是确定一下“来这里有何贵干?”

    “我来找人,你知不知道,化学系有个叫特拉法尔加的?”基德还是毫不客气,直接劈头就问,心想,既然他也是化学系的,应该也会知道特拉法尔加吧!

    罗听了这个问题不禁一怔,接着回过神来,他以对方无法察觉的角度,露出了恶劣的笑容“是有一个,你找他有什么事儿吗?”

    “……”基德迟疑半天没有挤出一句话,一个男人找另一个男人总得找点像样的理由吧!不然多尴尬!

    “是要谈恋爱吗?”罗和他开了个玩笑。

    “你说什么?!”

    “哈哈哈,尤斯塔斯当家的不要紧张,我也就是随便开个玩笑嘛!学长他今天没有来,估计到正式上课的时候,他就会来了。”罗给了他一个红果果的假答案,可基德他就是不认识罗,也吃好当哑巴去吃那个苦黄连。

    “你叫什么名字?”基德问眼前这个极具个性的化学系学生问到,走上前去,试图再拉近些距离。

    “瓦铁尔,不过这个名字……”罗的右手伸出食指,做了一个止声的动作,嘴角咧出一个优美的弧度,散发着特有的魅力。基德也有点摸不着头脑,明明是名字,为什么非得保密呢?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他这个动作,也将小臂和手上的纹身暴露得一览无遗,一般人都会认为这个人是个疯狂的艺术家,有着极为独特的审美和感知能力吧!

    “我们既然是初次见面,为什么就说老子是稀客?”基德见状也露出了本有的狂傲性格,恶劣地一笑,他倒要看看这个男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字面意思。”罗淡淡地说着,收起了放在实验台上的琴,放到吉他包里,将拉链拉好“这地方很少有人来,除了做实验的教授和学生,就是一些取资料的人,几乎很少有人以参观的或是其他名义来这里,你算是少有的几个。”

    “……”基德没说什么,答案竟然如此简单,这也让基德想起刚刚问过佩金的那个问题,答案都是出乎意料的简单。

    “尤斯塔斯当家的是什么专业?”

    “物理系天文物理学专业,实验室就在楼下。”基德抬手撩起罗的一缕黑色长发,一脸调戏的神情,两张脸之间的距离不过就一把梳子的长度。

    “怎么,想听老子给你讲讲天文知识?”

    “哈哈,这就不必了。”罗往基德那只捧着他一缕头发的手拍了拍“当家的还是改日再找学长吧!”

    他的语气着重地咬住“学长”两个字。

    “找他的最好途径就是通过你,所以别想跑!”基德放下那缕头发,满意地一笑“放心,我会再来找你的!”

    “那还真是劳烦尤斯塔斯当家的了,随时恭候大驾!”罗也冲着他露出满意的弧度。

    说着,基德打过招呼,就离开了。

    罗将吉他放在门后面。平常留一个小小的门缝是他的习惯,以便突然有哪个没礼貌的直接推门而入吓到他。别的地方倒还好,这可是化学实验室,万一谁要是正稀释着硫酸,硝酸什么的,手一抖就惨了!

    他把拿过来的资料整理好,以便贝加班克教授回来以后直接进行研究,各种化学器具都在仪器柜里面静静地等待,以便随时调动。这个房间并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排风系统,排水系统样样都是最完备的,毕竟是化学实验室。

    他最后整理完东西,坐在椅子上打算小憩片刻,不禁回味着刚刚和基德的对白,也想起了霍金斯的话,不禁开始自言自语地嘲讽起来“巴兹尔当家的,就是这个家伙?真令人难以置信啊……”罗缓缓地摇了摇头。

    不过也是,这个家伙点着名要找罗,但也是够蠢的,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他笑了笑,心想这样也好,将来又多一个整天和他斗嘴,逗他开心的家伙,只不过,还是像以前一样,他不想把痛苦传给任何人。

    他简单收拾完了东西,背上吉他离开了,理科系的实验大楼还有几盏灯,真是难得啊!精进学习的学生越来越多了!笑了笑,离开了,时间是八点半。

   
    同样的八点半,在511宿舍。

    “基德,你刚刚说你去实验室找特拉法尔加,找到他了吗?”

    “我要是找到他了,现在就不会回来了!”基德不禁感叹“那两个人呢?”

    “他们说要去找一个水貂族,就让我先回来了。”

    “我今天晚上遇到一个脾气相当让人不爽的学生啊!”基德都快把手中的啤酒罐捏爆了。他打开那罐啤酒,饮了一大口,一下子就消去了一整天都乏意“看不出年龄,应该不是读硕,就是读博的,和咱们差距不大。”

    “那你问他特拉法尔加的事儿了?”基拉也就是问问,其实他对罗并不是特别感兴趣,只不过觉得离得这么近,却从来没见过,感到好奇而已。

    “嗯,那个学生叫瓦铁尔,他告诉我,如果要找罗就可以先找他,他知道罗在哪。”

    “哦?看来是个不错的同学啊。”基拉感叹道。

    “不错你大爷啊!”基德把手中已经喝光的啤酒罐一瞬间捏扁。

    “淡定……”基拉心想,那人的性格得顽劣成什么样啊!

    “不过他的确挺有魅力的。”基德不禁回想起罗的事儿,就随口说了一句。

    “天啊,你不会有问题吧?”基拉摸着基德的头,一脸疑惑“没发烧啊!”

    “你才有问题呢!我是说真的,瓦铁尔那小子确实挺有魅力的,他是个很文艺的青年。”基德想。

    “你这样下去迟早会被掰弯的!”基拉感叹道“看来你还得感谢特拉法尔加,他给你们俩多创造了几次见面机会。”

    “瞎说什么呢!我是直的!”基德无语。

    基德的屋子里摆设也相当简单,一张单人床,还有一张学校用的桌子,不过这些是单人间里都所具备的。他在墙上贴了一些金属乐海报,还有一些相关书籍,他不知道为什么瓦铁尔也会喜欢那首曲子,这也是当时基德发问的原因。他在这一点上,竟然有着想去交流的冲动,完全忘记了那家伙古怪的性格。

    “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忙呢!”基拉喝完了罐中最后一口酒“开学典礼近期就要开始了,咱们还得去帮忙布置呢!”

    “是是是,知道了,别婆婆妈妈的啦!”基德对基拉这方面可是深有体会,有一次基德上大课迟到,因为性格比较暴躁的缘故,被罚站了整一上午,结果基拉就天天和他说“不要迟到”,每次至少三遍,耳朵都要出茧子了。

    “你记得就好,那我回去了!”基拉说罢就离开了。

   
    时间是晚上九点,不止科洛大学灯火通明,小镇上的哪里都是如此,即便是让人焦急的地方。

    在伊德伊纳小镇的中心有一家哥特式建筑的医院,为什么是哥特式的,大概政府想让病人安心在这里治疗吧。教堂的代名词比医院都好,这是一种心理上的安慰,为了不让病人对死亡的恐惧加深,才特意建成和教堂有一拼的样子,而且是暖色调的建筑。

    “情况怎么样?”医院的走廊也不缺乏哥特式的风格,但没有给人任何压迫感,走廊中的一个病人家属语气焦急地问到医生。

    “不容乐观。”医生感叹,边说边将眼前的男人带入一间房间,房间是一个简单的诊疗室,给他看了检查报告,也跟他说了大概的情况“这种病大概在十几年前就没见过了,要治的话,恐怕很难。这件事情千万要保密,这种病可能会传染,决对不能给镇上的人们带来恐慌。”

    “怎么会这样……”这个男人心里有了一个自由落体的过程。

    今天难得没有披着那粉红色的大衣,他今天只是穿了一件简单的衬衫和一条粉色调的休闲短裤,给人一种已经开始过夏天的感觉。

    “我们对他进行了隔离,也进行了一定检查和治疗,可我们怎么也弄不懂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这个男人问医生。

    “他到底是怎么染上珀铅病的?”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