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節杍

这里“又是佑哥哥”,原谅我有时不时改名字玩的习惯,正式为“公川先生”,请多指教!

【尘外】(四)我不会放弃

继续……

Chapter.4我不会放弃

    “他的病没办法治吗?”这个男人焦急地问医生。

    “多弗,不是我说你,这珀铅病实在是太罕见了,很少有人能治好的!”医生也是头疼地回答,他将水笔的尾部咬在嘴里,这是他焦急地时候经常有的动作,可见也是为了这件事焦头烂额。

    “迪亚曼蒂,你得帮我想想办法啊……”多弗朗明哥难得有这么头疼的时候“你不是说,如果需要帮忙就尽管说吗?呋呋呋……”他笑地有些失落。

    “这跟治病没关系,多弗。”迪亚曼蒂将检查报告给多弗朗明哥看,示意他患者的情况。

    “现在他已经有80%左右的皮肤被感染了,这种病的病情相当不稳定,换句话说,他可能只有半年的寿命了!”迪亚曼蒂简单告诉了他情况“这种病从来没有在伊德伊纳出现过,所以我们这边也没有治疗的相对方案。他到底是怎么染上珀铅病的?”

    “这个连我都说不清啊……”多弗朗明哥用右手扶住了额头,他不愿意接受这个噩梦般的事实,难道真的就束手无策了吗?那当年罗究竟又是怎么治好的!

    “接下来怎么办,还得看你了,要不要转移到别的镇上试试看?”迪亚曼蒂建议道“说不定别的地方能治。”

    “真的行吗?”多弗朗明哥还是有点怀疑,伊德伊纳镇上的医生水平其实已经相当高了,如果连这里的医生都束手无策,他真的不知道还有那里可以办得到。

    “我先带你去看看病人吧。”迪亚曼蒂叹了口气“恐怕现在跟你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

    迪亚曼蒂的个子很高,而且身材消瘦,从背影上看,就觉得要被风吹到一般。而多弗朗明哥就相对显得实很多,但他身上没有多余一块的赘肉,身材保持得很完美,看上去也非常健硕。

    他们出了诊疗室,顺着哥特式的走廊来到一间看上去与普通病房无异的病房。虽然这是给需要被隔离的病人专用的,但好处在于它可以与普通的病房放置在一起。因为医院的医疗设施足够先进,所以并不用有什么过多的担心。

    “就在里面了,你自己去看吧,不过要小心些。”迪亚曼蒂说道“这种病可能会传染。”

    “知道了。”多弗朗明哥听了迪亚曼蒂的话,回答他,迪亚曼蒂打了招呼便离开了。

    他们在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只不过那个时候多弗朗明哥他们还没有搬到这个镇上住。多弗朗明哥他们搬来的时候,彼此也并不知道在一个镇上,直到有一天多弗朗明哥有事来了趟医院,他们才在这里偶然重逢,当时迪亚曼蒂还吓了一跳。

    多弗朗明哥推门进入了房间,房间内就没有显著的哥特风了,取而代之的是相对清新的白色,为了让病人心情放松,可病人的家属却永远无法做到这一点。

    眼前的病人已经熟睡,看那样子一点也不像生病了,仿佛健健康康的孩子,由于玩耍了一天,带着疲惫而进入梦乡。

    “呋呋呋……你就是这么不让人省心啊!”多弗朗明哥找到一把椅子坐在病床面前,注视着他那如阳光般耀眼的发色,轮廓分明的脸庞,脸上的油彩还有部分残余,明天他会继续画上吧!

    多弗朗明哥就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眼前的人熟睡。这是对于家人才有的罕见的姿态,没有平日里嚣张的气焰,没有狰狞的神情,没有那令人生畏的恐怖行为,在这里只剩下安静了。他在病人的头上轻轻一吻,在一旁轻轻的祷告。这是一所教堂似医院,也许祷告真的会成功也说不定?他不假思索,最后还是自嘲地笑了。

    “罗西南迪,我不会放弃的!”

    接着,让人无比焦虑和不安的深夜降临了。

   
    翌日,天气晴朗。

    这种天气适合外出游玩,毕竟是春天,但洛大的学生可完全没这个心情。因为再有两天就要举行开学典礼了,一切准备工作,都需要学生会志愿和硕博志愿共同来完成,所以学生们真的是有忙活的了。

    咚咚,敲门声,位于理科系实验楼的第七层。

    “进吧!佩金!”里面的人说道,佩金已经推门进来了,罗在准备某样制取装置,只不过他仅拿出了器材而已,还没开始组装。他今天戴着切边的简约眼镜,将头发简单地束在脑后,穿着科学家标志性的白大褂,俨然一副学者的打扮,正冲来人笑着。

    “你怎么知道是我?”

    “会敲门的人只有你,夏其,还有教授,其他人看着我留一个门缝几乎都会直接推门而入。”

    “那就什么都别说了,一起去布置会场吧!”佩金拉着罗就往外面走。

    “可这个志愿我没报名啊?”罗不紧不慢地说。

    “……”佩金石化在了风中,什么?竟然没报?!

    “我一般都会在学期开始以后找合适的志愿做,像这种人多又麻烦的活动,我真的不想去啊。”罗无奈道“而且这种人多的活动,给的学分也相对少很多,也没有规定说报了名一定要去。到学期开始以后的一些有意思的活动,比如抓小偷啊之类的,那多有意思啊。”

    “老大,咱们这是学校,哪来小偷啊!再说了那些活动太冷门了!”

    “我也就是打个比方,冷门人少,才会有高分。”罗狠狠地鄙视了一下佩金的惯性思维。

    “好像是这样啊……”佩金默默点头。

    这志愿活动就像游戏里的随机任务一样,学分就像经验,学校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了让学生在毕业以后能够更快地融入更大的环境,通过志愿活动来积累经验是个不错的过程,而并非单纯为了完成学分而努力参加志愿。

    “那你还去吗?”罗开始组装装置了,而佩金还在犹豫“下次我带你做一回那种比较冷门的志愿吧!那种志愿,与其说是积累学分,倒不如说更像找乐子,你今天就好好休息吧。”

    “好吧!”佩金叹了口气,轻松了很多“话说,昨天我们在伊德咖啡馆开了个朋友见面会!”

    “啊?那是啥?”罗不禁笑到。

    “就是普普通通地认识新朋友啦!”佩金用实验室的水壶和咖啡杯冲了咖啡,也给罗递了一杯“遇到了一个对你感兴趣的人。”

    “对我感兴趣?”罗挑眉,然后轻轻地笑了一声“尤斯塔斯当家的?”

    “你怎么知道?”

    “昨天晚上,他来实验室放东西,上来随便转转,然后就认识了。”

    “对哦,他昨天晚上是说要放东西来着,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见到你了,真该说他运气好啊!”佩金感叹道,像这种前一秒还在讨论传说一样的人物,后一秒就能见到活人的情况,实在是难得。

    “不过,我告诉他,我叫瓦铁尔。”罗接过了佩金递来的咖啡,开始细细的品尝,虽然是速溶的“我还告诉他,如果要找学长,就等正式开学以后,现在他不在。另外,我还告诉他,这名字不能随便说。”

    “老大啊老大,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佩金心里一阵恶寒,他扶额想,八成自家老大又找到乐子了,腹黑外露准备好好地耍人家一番了,他笑着问“你这样穿帮了怎么办啊?”

    “穿就穿,反正我也只是和他开个玩笑而已。”罗到是不以为然,因为看到他的样子就想捉弄他,这就是罗的第一感觉,像他这样偶尔会凭着第一感觉做件事的人越来越少了。

    “也是啊!”佩金在一旁感叹,罗一旦决定做什么,他就真的回去做,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佩金,还有一件事……”罗说着放下了手里的咖啡杯,尽管还有半杯,略有迟疑。他摘下了眼镜,这是只有学习的时候才会戴上的眼镜“还有一件事,我必需要拜托你……”

    “老大……”佩金都能猜到是什么事。

    “有机会一定要去布因医院……”

    “老大,你不知道柯拉先生的病因吗?”

    “实际上,我并不知道。”罗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眼镜,神情凝重“前段时间,我所知道的,也就只是他病情严重,住了医院而已。”

    “可那是医院啊!咱们又不是政府调查人员,想要了解病人情况,靠咱们自己几乎不可能做到。再说了,你为什么不直接问多弗朗明哥?”

    “他不告诉我,只让我安心学习。”罗无奈地叹了口气。

    “布因医院啊……”佩金摇了摇头,这可是伊德伊纳镇上最好的医院,防范措施可谓滴水不漏,只要没有在病人家属的同意下,没有人可以去探望病人,医院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了让病人能够得到更好的调养环境,不受过多的外界因素干扰。

    “想想办法,一定会有突破口的。”罗肯定道。

    其实是否肯定,没有人能确定,罗想知道的无非就是病情和现状,而恰恰就是这两点,医院保卫的滴水不漏。这才是真正让人头疼的地方,这种事情只能智取,而非硬闯。

    “我是不会放弃的。”罗略微带着痛心的表情,咬牙道。

    他坐在椅子上,实验室的那种圆的小矮椅子,实验专用,一连坐了七年,他也不知道今后,还要继续坐多久。

    时间还在继续流淌,人们在即将失去的时候,方才知道悔恨和惋惜。

TBC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