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節杍

这里“又是佑哥哥”,原谅我有时不时改名字玩的习惯,正式为“公川先生”,请多指教!

【尘外】(六)课前准备

 

Chapter.6课前准备

    自从开学典礼以后,过了一个星期左右。伊德伊纳·科洛大学正式开学了,整个学校都洋溢着快乐的学习氛围,一些社团活动也层出不穷,这也是学生在课余生活中最期待的事了。很多人都在因为想报很多活动而犹豫不决。各个系之间也开始准备联谊活动,这也是学生们期待的,当然还有学校准备布置的活动等等。

    但是最重要莫过于学习,学校的各个专业开始布置大课了。

    此时,在科洛大学的外设公告栏上,已经贴上了几门课程,其中包括罗即将要替凯撒副教授讲的化学系第一堂大课,时间是明天上午九点正式开讲。

    “哇!竟然是博士生?”围观的学生们感叹。

    “那肯定是有真才实学的学长啦!好好学着点!”

    “只可惜我不是化学系的。”

    围观的学生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在公告栏上贴着一张简简单单的海报。但与以往不同的是,并没有挂上授课人的职业照,大概也是为了保证学生的权益吧!
    此刻不远处的两人。

    “基拉,那边在看什么?”

    “应该是阶梯教室大课的安排。”基拉今天穿了白色衬衫,依旧带着面具“那也不至于围得那么紧吧!”

    “去看看。”基德一声令下,基拉只当自己的好奇心驱使,上前随便拉了一个学生问了问。

    “请问,这是什么课啊?”

    “哦!你不知道吗?”那个学生有些惊讶“有一个化学系的博士生要上大课给新进的学弟学妹们了!”

    特拉法尔加?基拉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因为这两天他听到频率最高的两个词,一个是“瓦铁尔”,另一个就是“特拉法尔加·罗”,所以他不禁心里一沉,这是可以见到本尊了吗?

    “是叫‘特拉法尔加’吗?”基拉还是确定地问了一句。

    “对啊!”那个学生说道,全学校的人都略闻一二,更何况他这个理科生。他虽然不是化学系,但对于罗还是略有耳闻。

    “他……讲的怎么样?”基拉想了半天挤出来了一个问题。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这个学生回复了一句,并建议基拉说,想知道可以听听看,便离开了。

    “怎么样?”回来基德直接问他。

    “要不,咱明天去听一次化学?”基拉托腮“反正物理课也不在明天。”

    “那感情好啊!终于可以见到本尊了是吗?”基德露出了一抹邪恶微笑。

    “瓦铁尔没告诉你吗?”基拉问。

    “这两天没见着他。”基德咋舌。

    谁也不是天天想见就能见的,基拉如是想到,说不定这次见了特拉法尔加,下次就说不定是什么时候了,明天去看看吧。

    此时海报周围的人渐渐散去了一些,但也会有新的人涌上来。

    “咦?”一个女孩惊讶道“化学系的第一堂大课要罗来上啊!”

    “啊!你也知道吧,他以前就上过一次啊!”她身边的一个男孩子说道。

    “上次错过了,咱们这次去听听吧!巴法罗!”

    “可是你又不是学理科的啊?”

    “那有什么关系啊!反正我知道罗需要我们去听他的课啊!”这个时候她已经将双手放在脸上,脸红着,超级兴奋,有人需要她的时候,她就会这样。

    “真拿你没办法啊!Baby–5,那就去吧!”巴法罗拍了拍她的头。

    二人欢欢喜喜离开了公告栏。

    基德和基拉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们俩,揣测着他们和特拉法尔加的关系,这是亲戚?还是朋友?还是女朋友?当然最后一个问题主要是指Baby–5,可他们俩谁也得不出答案,只好作罢。

   
    另一边,理科系实验室的第七楼,罗和佩金正在商讨明天的课程。

    “老大,明天你准备讲什么?”

    “实验化学。”罗坐在一个实验凳上,翻着手里的资料“你去帮我准备些器材。”

    “都拿些什么呢?”

    “他们才刚入学,也不为难他们。”罗用手中的笔敲打着实验台。这个实验台很有特点,上面虽然摆放了一些书,不少的资料,还有一些简单器材,但还是能隐约看出,台面是一块很大的黑板。实验台上也放着粉笔盒,他的身后就是上下可以拉动的巨大黑板,也方便书写“你去取容量瓶,酒精灯,酸碱中和滴定管,还有……”

    “差不多行了吧,这些,主要是讲课。”这还叫不为难他们,佩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抑制罗的腹黑属性往外溢。

    “嗯,最后再去取一瓶浓度98%的浓硫酸,我要考他们常识,也顺便带一瓶稀释好的。”他停止敲打实验台,今天也是散着头发,没有带切边眼镜。琴还放在门后边,而佩金这是在实验台的另一旁记录所需物品。

    “这次一样麻烦你了。”

    “老大,你这哪儿的话啊,跟我还客气什么!”佩金走到一旁摆放实验仪器的柜子里取东西。

    罗则摆了摆手,继续看起书来,专心致志地准备明天的课。

    “还有一件事,就是……”佩金因为手里整理着器材,所以停顿了一下,继续道“贝加班克教授要回来了。”

    罗稍稍抬了一下头,但也没有过于吃惊“嗯,我知道,他这两天就到了。”

    “但我有个问题。”佩金收拾好东西,放在了一个托盘上,将托盘放在实验台上,也找到一个圆板凳坐下,双手懒洋洋地放在台上,语气有些悠闲地问“为什么咱们的研究实验要被放在生物安全实验室进行?”

    “这是教授的安排,他之前也是这么说的。”

    “化学实验室不就可以了吗?干嘛非跑到那种消毒隔离超级严,防范措施好几层的地方啊?”

    “这个就等教授回来了再说吧!”罗微笑地用笔敲了一下佩金的脑袋“毕竟咱们这个实验,谁也说不准。”

    佩金也只好打了个哈气,选择趴一会儿,因为明天真正忙活的人,可是他啊……
   

    校园的另一角,不是所有人都会选择在明天去听一节实验化学课。现在有些社团已经开始活动了,比如这个器乐社。

    “很棒啊!这次又加入了许多新同学嘛!哟嚯嚯嚯!”器乐社的组织者比较特殊,不是某个学生,而是一个上了年纪却一直喜欢嚷嚷着要看别人内裤的音乐系老教授。他几乎是什么音乐系课程都可以教,所以他现在身职系主任之位,免去了到底教什么的纠结。

    “欢迎大家来到音乐社,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带领你们的布鲁克老师,大家可以在这里高高兴兴地交流心德,希望大家能快快乐乐地相处!哟嚯嚯嚯!”

    看到布鲁克的样子大部分人都会有些吃惊,但实则不以为然,谁让这里是汇聚全世界各种族的伊德伊纳呢!

    他说完话,也就准备离开了,因为身为老教师的他深知,社团是孩子们的天地,虽然器乐社一直由这位老师代管,但他大部分的时间都交给了学生,也对学生们在每一学期结束时的作品相当满意。这里的学生们报的乐器也是五花八门的,传统的,现代的,种类多得可以组交响团了。

    音乐社活动的地点是位于理科系宿舍后方的一栋大大的楼房,海拔绝不低于“仪柯部”,所以可以提供一间教室进行室内的社团活动。这里被称为“德莱音乐厅”,也是音乐系学生们上课的地方,音乐系的学生都非常喜欢这栋建筑的风格。因为采用了维也纳金色大厅的建筑风格,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金碧辉煌的,最重要的是,它在学校的整体景观里切合到位,一点也不突兀,这让所有学生都非常喜欢。

    擅长器乐的学生们已经在教室里分分扎堆儿,开始交流了。其中这方面在学校比较知名的学生也有许多,不论他们读的是不是音乐系,以下这两位就是其中的典型。

    “上次教你的还记得吗?”德雷克微笑地看着霍金斯,看他表情平静如水地从琴箱里取出一把面板主要是由云杉制成的克莉丝蒂娜的小提琴,犹如欣赏至美风景一般。

    “嗯……”霍金斯用修长的手指抚摸着琴弦。
    “我前两天刚换的,因为练的不是特别勤,所以大概半年换一次。”德雷克高兴地看着他,小提琴是他从布鲁克教授那里学来的,而他从小练到大的则是钢琴。有一天他突然想,也许一直和我一起伴奏的小提琴也很好玩啊!于是上了大学,他就用业余时间开始学小提琴。

    “话说,这次你为什么突然想参加器乐社了?”德雷克问他“你不是已经,很久都没有参加器乐社了吗?”

    “我想完成他的一个愿望……”霍金斯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塔罗牌,德雷克凑上来看。

    “某一种状态的结束是吗?”德雷克托腮思索着,选择一个当下的答案很简单,但选择一个未来的答案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咱们姑且这么走吧。”霍金斯闭上了双眼,缓缓道。

    “也好。”德雷克赞成他的看法,接过了他手中的琴,开始准备练习。

    尽管此时音乐教室里面各种乐器的声音杂合在一起,大概能听到刚刚来自塔罗牌上显示的类似塔纳托斯的召唤。

TBC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