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節杍

这里“又是佑哥哥”,原谅我有时不时改名字玩的习惯,正式为“公川先生”,请多指教!

【尘外】(二)你们好!

不多说了,直接放文

Chapter.2你们好!

    “贝加班克教授还在北海地区调研,暂时回不来了,他告诉我暂时由别的教授代课。”罗此时露出些许厌恶的神情。

    “不会是……”佩金有点怀疑自己的猜测,但也没有否定,因为他觉得,如果教授无法授课的话,能帮他代课的只有一个人了。

    “你觉得呢?”多少有些取笑的意味地望着佩金。

    “M副教授?!”佩金还是猜对了“那教授什么时候回来?”

    “还得一个星期吧!”

    罗说到这里微微低下了头,镜片折出了几道白光,眼镜后是无比冷淡的目光。与其说冷淡,不如说是一种强烈的抗拒感,因为他不想让教授回来。原因当然不是因为学习的事情,某种意义上来讲,一旦贝加班克教授回来了,就意味着真相揭晓了,而这正是罗现在疲于面对两件事之一。

    “老大,放心啦!我们……”佩金察觉了罗的顾虑,连忙说道。

    罗只是摆了摆说:“现在几点了?”向他确定时间。

    “四点半,你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佩金也向他发了一问。

    罗走向墙角,打开了装吉他的包,取出了一把木质吉他,琴身以黑色为主调,边缘则保留了原木的颜色。罗将吉他放在身边的凳子上,取出了节拍器和调音器,还有几个拨片,看样子他暂时不打算出门了。

    “老大,那你继续在这里忙吧,我先走了,有事联系我!”佩金也就是来看看罗而已,毕竟前一段时间,他心情波动有些大,看他现在又能专注于自己所做的事,他也就放心了。

    而罗看着佩金离开,也松了口气,找点事情做是他在心里顾虑繁杂的时候一定会做的。这把吉他已经和他在一起有三年的时间了,三年前,刚上硕一的时候开始学的,当时他抱着玩玩而已是心态,没想到一学就是三年,他到也喜欢这些悠扬简单的调子。

    他将阳台门拉开,阳台有一个由木头支撑玻璃台面的桌子和一个木藤椅,其余还有几盆花草,不过都还是枯萎的状态,再过一段时间就好了。罗坐在椅子上开始调弦,享受着今天最后夕阳西下的和光,声音开始和微风一起呢喃。

    Hard to say what caught my attention

    Fixed and crazy, Aphid attraction……

   
    时间过得还算快,地点是科洛大学的伊德咖啡馆里。这是学校里最大的咖啡馆了,这也成为了全学校最大的社交场所,说是咖啡馆那是为了文艺,并不代表这里没有酒这样的饮品在其中。

    “基拉,刚开学,你不让老子睡觉,拉我来这里喝咖啡?”基德真想一头撞死在这儿。

    “基德你再等等吧,既然都和人家说好了,哪怕打个招呼再走也不迟,你先去点杯酒也行!”基拉做好了随时为基德牺牲的准备。

    “算了,我还是忍忍吧,一会儿去超市买,直接带回宿舍,要是想喝两杯,就直接来511找我。”基德摆手作罢。

    “你和他们打过招呼以后去哪?”

    “回一趟实验室,我们专业的实验室今年从五楼换到了六楼,刚刚收拾好,我今天晚上把一些资料拿过去。”

    “我们专业今年的实验室还在一楼。”基拉喝了口杯子里的热水“一个实验室实际上没有几个学生,所以你们倒也轻松。”

    “嗯,他们是什么系的?”基德自然是问在等的朋友“还不清楚,只是之前提了一句是读理科的,所以我才能和佩金在一个宿舍住。”他看了看手机“正好五点半,他们马上就来了。”

    伊德咖啡馆从外观上看,没什么特别的,荷兰风格的建筑,玻璃门,落地窗,门口有放置的桌椅和遮阳伞。推门而入,原木的摆设,书籍遍布各处,也到符合大学的风情。基拉他们的位子并不难找,虽然是一个角落。

    “夏其,在那边!”佩金拉着夏其示意他,为了让他对老校友,新朋友有个最初印象。夏其的第一印象挺简单,真的挺简单。

    一个人带着蓝白相间的面具,留着金色长发,由于佩金之前提过,所以并无太大出入。

    但是基德的形象真的是出入挺大,不是兄弟吗?而且基德这气质一点也不像学生,看上去他比同龄人成熟许多,这不禁让他想到罗,因为罗也一样看不出年龄。

    鲜红色的头发用发胶固定朝天,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扫把头?

    看那轮廓鲜明,棱角分明的硬朗的苍白的脸,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德古拉?

    还有就是暗红色的嘴唇,金色的瞳孔,走近一看他的指甲是血红的,夏其已经觉得自己不似人类了……不过二人穿着到很有品味,休闲的衣服衬托出不凡的气质。

    真不知道像基德这样的人谈恋爱,对象会是什么样的女孩子……夏其还在脑补,就已经到了跟前。

    “实在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佩金致歉,找位子和夏其坐下。

    “没迟到。”基拉说道。

    “你们好,那我自我介绍?”佩金笑着说道“我是佩金,这位是夏其。我们都是理科化学系的硕二学生,专业是实验化学专业。”

    “尤斯塔斯·基德,理科物理系的硕二生,专业是天文物理学。”基德言简意赅,但语气也完全听得出他性格的嚣张和刚烈。

    “我是基拉,我的专业是理论物理,也读硕士第二年。”基拉拿起了桌子上的单子,准备点单了“看看喝点什么?”

    “随便一杯拿铁就可以了!”基德看了看单子说道。

    基拉疑惑地看着基德,眼神在说“你不是有事吗?”

    基德回看他,眼神回复“我又没说不喝!”

    基拉无语,他知道基德打的是什么主意。

    “佩金,看看吧,你喝什么?”夏其拿着单子问。

    “两杯白咖啡吧!”佩金连夏其的也一起点了,基拉最后也要了一杯拿铁。

    他们就这么就这咖啡开始聊天了。

    “你们知不知道那个特拉法尔加·罗,化学系传说中的学霸?”基德劈头就问,这也是他的目的。

    “噗!咳咳……”佩金刚喝了口水,差点就吐出来了,这怎么还传说的了呢?比起罗而言,佩金觉得基德更像个传说,关于“吸血鬼”的传说。一时间哭笑不得“没有没有,没有什么传说中的学霸啦,他只是一心钻研,很少与人有交际而已。”

    “原来如此!”基德抱怨自己早应该察觉到这一点。现在这种一心钻研学习的人并不是没有,只不过很少而已,更何况是理科化学系。

    “他在读硕士的时候,读的也是实验化学,所以也一直在辅导我们,他现在读博士第一年,学的是金属化学。”佩金简单介绍。

    “话说,罗在外面被说的很神秘吗?”夏其疑惑道。

    “倒不是神秘,只不过理科系的老师们经常会在阶梯教室上大课的时候说一句‘看看化学系的罗,真应该排一个效率学习榜,好好激励一下你们这群犯懒的学生’而已。”基拉也淡淡得回复道。

    现在犯懒的学生越来越多了,但基德和基拉他们学习是相当努力,所以自然会对学习标杆产生兴趣。俗话总说“百闻不如一见”,可这人却连见都见不到,所以兴趣自然就如开闸洪水一般。

    “效率学习榜?哈哈哈,这个好像排不出来吧?”佩金这回真的笑了,这又不是玩网游,怎么不排一个效率练级榜出来啊!

    说着话,咖啡也端上来了,学校的咖啡馆是有学校承包的,学生们如果近期打不上工,可以临时找学校这类的地方来工作,由于每个人情况不定,所以在一段时间内看到不同的服务人员是相当正常的事,但最不济也要工作一个月。

    “邦妮她现在不在这里忙了吗?”佩金问这个新来的服务员,邦妮也就读硕一了。

    “是,邦妮学姐她已经找到临时工作了。”这个新学生很有礼貌的回答完就去忙了。

    基德慢慢地品味完了咖啡,今天的新朋友会面活动也就到这里了,佩金他们交流了一会儿,就打算出去转转,而基德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嗯,你去吧!”基拉和他招手。

    在基德出门的同时,有一个和他擦肩而过的男子,金色的长发,发梢还稍微有点卷,他们都没注意这个人。

    “一杯黑咖啡,带走的。”语言简练。

    “好的!请稍等!”

    刚刚那个擦肩算是故意的,但他也没说什么,过了一会儿,他取了咖啡,也离开了。

   
    基德买了啤酒,放回了宿舍,抱上一些资料,锁好了511的宿舍门,就直冲理科系实验楼奔去。时间是七点,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但在路灯的照射下,晚上倒别有了一丝浪漫风情在里面。

    理科系实验楼的还有几间实验室亮着灯,如果正式开学,恐怕会亮得更多吧,通宵可能也不为过。他走到了新换到六楼的实验室,打开了门,打开了灯,有一种新学期焕然一新的感觉,不过实验室这味儿实在是不敢恭维,他赶紧打开窗户通风。

    微风吹了进来,很舒服的感觉。

    I won't let this build up inside of me

    I won't let this build up inside of me……

    琴声?歌声?从哪儿传来的?

    他抱着好奇心,收拾好东西,把实验室稍微打理了一下,把窗户关好,锁上门离开了。凭声音可以判定,就是从本楼里传出来的,他倒也不着急,开始在这栋楼里转一转。来这个学校四年了,明知道是在同一个楼里,却从来没见过特拉法尔加,他也希望有一天看看老师口中传来传去的那个学霸。

    他先往上走,因为第七楼是顶层,这样比较方便,能隐约听到一点琴声,看来是这层没错。他看了几个还开着灯的实验室,学生们不是在收拾实验室,就是在交流学习,看来老师们口中的那句话还挺有效。简单打过招呼,离开了其中一个实验室,这个楼层只剩最后一个了,他向那个实验室走去。

    琴声越来越近了,门有个小缝透着光,门开着?他缓缓推开门,以免打扰到里面的人。

    只有一个人,抱着木吉他背对着他,上身白色的衬衫,下身休闲的牛仔裤,黑色的头发散落在肩上和背上,显得瘦弱,周围也收拾得相当利落。

    女生?不,从身型上来看,这是个男人。

    I won't let this build up inside of me

    I won't let this build up inside of me……

    吉他声终止,他才缓缓开口,满满的讽刺味,但始终没有回头。

    “稀客啊,是哪位当家的呢?”

TBC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