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節杍

这里“又是佑哥哥”,原谅我有时不时改名字玩的习惯,正式为“公川先生”,请多指教!

【尘外】(十一)化蝶

    时间又隔了这么久。。。而我竟然又开了一个坑。。。看来时间又要。。。对不住啊!!!
我会努力的,希望继续围观吧。。
最后还是那句话:“虽龟更,不弃坑!”
来吧,接下来放文。

Chapter.11化蝶

    时间是上午的八点,在维斯德尔大教室周围的伊德伊纳广场上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周围也是有一些花草树木,灌木丛林的,要不然,他们就光在广场上傻戳着晒太阳了。

    季节已经是春季开始向夏季迈进了,树木丛生,百草丰茂,鸟语花香的。伊德伊纳广场上的这类数木,一看就是搭讪的大好场所,咳咳,其实洛大的同学们还是比较正经的。

    在维斯德尔大教室门口的某小型个草坪旁,里面的某一棵树下,一名红发男子正在昏昏欲睡,好吧,他已经睡着了,不然他身边刚到的的那名黑色半长发的男子怎么能那么无奈的看着他。

    “昨天晚上到底几点才睡啊。”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罗还说别人呢,其实自己也是半斤八两,也是过了零点才睡下。自从贝加班克教授把他想要研究的珀铅带回来以后,他就没日没夜地开始研究了。

    而瓶颈总是会在人们努力刻苦的时候出现,这也是为什么罗今天要出来上一堂语文课的原因之一,散散心好了。

    基德还在睡觉,看来会努力进行研究的人不止一个。

    时间已是将近九点,但离大课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广场上的人陆陆续续多了起来。

    基德坐着靠在树下,还在睡觉,罗就站着靠在树旁,回想着之前霍金斯所说过的话。

    那天傍晚,学校还处于开学的前一个星期。

    在罗的宿舍里,德雷克和霍金斯都在一起,他们算是在年后到学校比较早的一波人。

    “巴兹尔当家的,有什么话别憋着,说出来多好啊。”罗神情淡然地看着他。

    “你……”霍金斯坐在一旁的凳子上,手里夹着一张牌,并没有翻过来给罗看,因为对于他的小伙伴,简单点的牌还行,难度高的别人根本看不懂。

    “看你一脸严肃,真不知道,这个学期会怎么样啊!”罗是真的叹了口气“巴兹尔当家的,作何高见?”

    “你闭关学习了三年,不就是为了这个学期吗?”德雷克在一旁托腮问道,并鼓舞了他“贝加班克教授已经去北海取‘珀铅’了,你要加油了!”

    “谢谢当家的。”罗双手合十做感谢的姿势。

    “还有……”霍金斯继续道“先生他……”

    “我知道……”罗默不作声了,柯拉先生的病情越来越趋近于恶化状态了,而罗也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病,这也是他心情很沉重的原因之一。

    “不过好在,这个学期,会有人给你调节心情。”霍金斯淡淡地说“所以你也不必……”

    “是吗……”罗望向603的窗户那边,他显然不是特别相信什么调节心情一说,只是呆呆地望着窗外亮起的灯光,也许今天晚上的夜空会很晴朗。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你也不要因为什么去刻意难过。”德雷克这算是劝罗?

    罗也不可否置地苦笑,哪有那么容易啊……

    “我们都会一直陪着你的。”霍金斯语气很平淡地说。

    “谢谢!”罗这次郑重地致谢,虽然没什么动作,但语气里则是自然流露出那种感情。

    “话说,这次慈济廊,参加吗?”说话的人是德雷克,也是为了避免罗说完那句话而尴尬,这话题换得比翻书都快。

    “参加吧,还是报名辅助志愿吧!”罗提了提精神“我差不多,也该出关了。”

    “……”

    听到这句话的二人那是一脸的黑线,出关?这个“山村老尸”出关意味着什么啊?他们又得吃腹黑的苦了。

    “二位的表情怎么和吃了苍蝇吐不出来似得?”罗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

    “……”看吧,秒变,刚刚还那么低沉。

    “就辅助志愿吧!”罗笑了笑。

    那天晚上并没有像罗预料的那样,终究去还是下雨了,那场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就是场瓢泼的倾盆大雨。可他的心情,还会是那么平静吗?

    “会有人给我调节心情?”罗靠在基德倚着睡觉的那棵树上,回想起了霍金斯的原话。

    “我是真的希望你能帮我调节心情啊,尤斯塔斯当家的……”他在心里默默地念了一句,可他脸上的表情可完全不像是能说出这句话,表情到是意外的坦然。

    这季节果然是鸟语花香啊,什么植物都在盛开着,还有一些蝴蝶和蜜蜂,看来洛大的氛围真是好,没有什么学生会去抓蝴蝶,采蜜蜂之类的。

    这不,人不欺负小昆虫,他们就直接招呼上来了。一只蝴蝶,确切的说是一只黑色边深蓝紫色花纹的凤蝶,就这么飞呀飞,飞到了基德那鲜艳的红发上。

    和一幕刚好被罗看到了,他一怔,然后就松了口气笑了笑,蹲下身子,看着那只在他发尖上停住,还微微扇动翅膀的蝴蝶。

    他掏出了相机,一个简易便携式的相机,迅速打开,按下快门,记录了这一场景。

    他平时并不喜欢用手机拍摄,而是随身带着这个小型的相机,因为他觉得,这样记录下的瞬间,才会更加自然。

    “哈哈哈,你真是来给我调节心情的啊!”罗满意地起身,讲相机揣回口袋“尤斯塔斯当家的。”

    他今天没有像平日一样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西服裤,而是休闲的T恤和牛仔裤,再加上那黑色的半长发,这就着实是一种艺术范了。在报出他的专业之前,估计大部分人应该都会觉得,他是个玩艺术的。

    基德也一样是一身休闲,毕竟就是听个课,也不要整得太严肃。

    蝴蝶飞走了,接着罗就狠狠地拍了基德一下,他刚刚是不想打扰那只蝴蝶,现在蝴蝶飞走了,罗就不管什么了,直接拍他起来。

    “嗯?!”基德猛得一下就醒了“那什么时候到的?”

    “早就到了。”罗打趣地看着他“当家的,昨天晚上几点睡的啊?”

    “早就睡了!”被突然一下子拍醒,他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

    “走吧!要上课了。”罗等都没等他,就径直走向维斯德尔大教室安排的语文大课的那间位于第二层的阶梯教室。

    基德醒了醒觉,望着他的背影出神。

    这家伙,一直都这么瘦吗?

    他不可否置,接着什么也没想,起身立刻往教室走去。这可是雷利教授的语文课,很精彩的,错过真的就去可惜了,他如是想到。

    教室里来了许多学生,什么系的都有,这边是物理系,那边是化学系;这边有哲学系,那边还有历史系的,人实在太多了。

    当然,这可是语文课的主场,语文系的学生自然是少不  了。前几排提前到的,几乎都是语文系的学生。作为理科生,罗今天是抱着一半听课,一半散心的理念来到,所以坐在靠后的位置也无妨。佩金和基拉他们也是找了一个角落落座,准备开始听这堂非常精彩的大课。

    “咳咳!”台下的司仪清了清嗓子,请出了今天的主讲人——希尔巴兹·雷利教授。

    “今天我们来讲一段什么样的故事,大家有没有知道的?”雷利教授的课为什么会收到喜欢,就是因为他一上课就单刀直入直奔主题,虽然会卖卖关子,因为他的大课内容从来都不会先公布内容,但这也就是吸引学生们喜欢的原因。

    “哈哈哈,讲段爱情故事吧!”有同学打趣道,丝毫不畏惧,因为雷利教授很平易近人。

    “哈哈哈,看来这位同学一点是个单身狗啊!”雷利也接着学生的话继续调侃。

    “哈哈哈!”弄得课堂是一片哄堂大笑,而那名学生也没觉得尴尬,而是跟着一起起哄。

    “好,今天讲得还就是一个爱情故事。”雷利教授转过身去,在和罗上次一样的大黑板上公然地写下两个大字,笔锋十分有力,颇有颜真卿柳公权之气势,二那两个字的内涵到是温文尔雅的。

    没错,两个字——“梁祝”。

    这就是今天的内容,这可是一段中国凄美的爱情故事,雷利教授就这么开始讲课了。

    他不仅仅是在讲课,同时班里还放着“梁祝”这首颇有民风的曲子,这种环境,别提多雅致了,很多女同学都花痴地快痴呆了。

    雷利教授讲课的氛围还真不是盖的,自从他写下那两个字以后,同学们就跟服了魔咒似得,一直盯着他,耳朵都竖直上天了,生怕错过什么精彩内容。

    班里的同学们听得那也是不亦乐乎,时不时还叫个好,整得都不像是什么凄美的爱情故事了,到是活脱地像一个喜剧。

    梁祝的结局是梁山伯与祝英台二人化作蝴蝶双飞去了,雷利教授讲课最激动的时刻也到了,这就是同学们都期待的凄美结局。

    就在这个时候,好像是老天作美一样,因为春季末还不是特别热的天气,窗子都开着,吹来一阵徐徐微风,别提多神清气爽了。伴着美妙的音乐,梁山伯与祝英台化为了蝴蝶,这时候一只很别致蝴蝶飞了进来,黑色边,深蓝紫色。

    看到这只蝴蝶,很多女同学,乃至男同学都开始花痴了看着那只翩翩起舞的蝴蝶,还真的是应景到了极致。

    坐在后排的罗却突然笑了,笑声里带着淡淡的愉悦。基德看了感觉很莫名其妙,接着就问:

    “特拉法尔加,你笑什么?”

    接着,罗默不作声,直接掏出相机,一句话都没说,调好了图片,直接横在基德的眼前。

    “靠!”基德内心都要炸了,但这是课堂,他也就在心底这么低吼了一句“特拉法尔加,以后有你好看啊!”

    “哈哈哈……”罗捂着嘴笑出了声,声音很轻。

    基德也没再想什么,他是第一次见他这样笑,大概是发自内心的?他无法做出判断,算了,由他去吧!基德就这么妥协了。

    季节是春季末迈向夏季,越来越多的蝴蝶开始飞舞,花儿也开得正旺,这个热情夏日的交响曲,就要奏响了。

    TBC

这个梗是之前在某个视频上看到的,然后就拿来用了,虽然是很小情调的东西,但还是希望大家喜欢。
最后,感谢大家!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