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節杍

这里“又是佑哥哥”,原谅我有时不时改名字玩的习惯,正式为“公川先生”,请多指教!

【尘外】(十)慈济廊

估计要龟更了。。。但相信我,会坚持到最后,绝不弃坑的!承蒙大家的关照了,接下来是文。

Chapter.10慈济廊

    次日,已是晴日高挂。

    “霍金斯,学校最新的活动,准备去吗?”德雷克收拾着桌子上的书。

    德莱音乐厅虽然是音乐系的学生们上课的地方,器乐社的屋子里该有桌子还是有的。

    “大概有一个月的准备时间,活动就开始了。”霍金斯走到窗边,拉开了一层很薄的窗帘,回看德雷克如是说道。

    你不用这么正经吧……德雷克想着,虽然他一直都这样。

    “怎么样,这个学期有没有想要买的东西?”

    “没有。”斩钉截铁。

    “我也没有。”

    “……”

    “……”真尴尬啊……德雷克这么想,虽然他早就习惯了。

    “还是报名辅助志愿吧。”

    “那这次还是音乐组织吗?”

    “嗯,咱们可以请布鲁克老师。”

    “每次的‘慈济廊’都会有这样的布置,那就照旧吧!”

    此廊非彼廊,这个“慈济廊”并不是真是存在的长廊,而是指一个大型活动。

    来伊德伊纳大学上学,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第一年的学费由校方处理,他们会再开始统一办理一个在学校消费用的银行卡,这就意味着,今后你在伊德伊纳这座城镇上的所有消费都由此卡处理。而这个卡的状况很特殊,它只会接受你身为学生打工所赚下的钱,也就是说别管你这钱什么来头,如果不是工作以外的资金,一概不收。

    所以它被人们戏称“吃人卡”,因为找不到工作的学生有的是啊。

    什么?你问我,收钱的人怎么知道花钱的人是不是学生?呵呵,这就是伊德伊纳垄断的套路,人家早就实名制了,是不是学生,在你拿出卡的一瞬间就知道了,因为其它银行卡全部都被学校没收了,那还有其它金钱来源啊!不过手头的零钱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说,你来伊德伊纳上大学,一切花销都得由自己负责,什么父母,家人,朋友打钱的,呵呵,想得美。

    咳咳,扯回正题,所谓的“慈济廊”,就是伊德伊纳大学逢年举办的大型活动,学生们拿出自己用不上的大学,摆出来卖,所得的钱款,都由学校收好做为公益事业的慈善捐款。实际上,就是有点类似跳蚤市场,只不过最后的钱全部用作捐款了,所以被称为“慈济廊”。

    而这个所谓的“廊”,只不过就是因为它摆出来以后,太长了,就像一个活脱脱的走廊,所以“慈济廊”就是这么来的。

    而此刻,德雷克和霍金斯他们正盘算着参加活动的事。

    这个辅助任务,啊不对,是辅助志愿,这个也是五花八门的。例如在活动开始之前打扫道路啊,搭建一个主持台啊,做各种宣传之类的。宣传主要还是面对校外,因为大学这种地方是可以供人参观游览的,活动校外人士自然也就可以参加了。

    霍金斯他们想报的那是音乐方面的,说好听点是为了活跃整场气氛,直白点,那就是在主持人宣布开始以后,奏个曲,驻个唱。只不过,他们这次想拉布鲁克教授下水。

    “那咱们提前去报名吧?”德雷克看着正在用工具保养专心地自己的镲片的霍金斯。

    “嗯,关于13号楼的志愿也报一下吧。”

    “活动前整理货物吗?”

    “嗯,这个可以增进人与人之间的交流。”

    “……”亲爱的,你好像不需要这个吧!德雷克望着霍金斯,这么想着,眼神已经把意思-传达了。

    “……”霍金斯同样回望德雷克,我算出来的。

    “好吧!”德雷克将背来的小提琴包放在和霍金斯爵士鼓同样位置的角落里。

    “这次你教我什么?”

    德雷克音乐方面主要以钢琴为主小提琴为辅,而霍金斯就不不同了,他的主要乐器则是爵士鼓,吉他为辅。至于罗是怎么学的吉他,还有他那把木吉他是怎么来的,就不用多解释了吧!

    “双手双跳复合跳的实际应用。”霍金斯将一个镲片安安稳稳地放回了原来的镲架上“这个也很简单。

    “嗯,来吧!”德雷克说罢已经做到了鼓凳上,双手握好了鼓槌。

    霍金斯则开始指导他。

    他们两个偶尔会教多放一些自己擅长的乐器,这也是学习生活中很有乐趣的地方。或许他们两个就是因为这个互相吸引的。

   缘分啊,这就是缘分吧!

    骄阳烈日正直当空,在理科系最顶楼的最靠边的那间实验室里。

    “对于这个实验你有什么想法?”罗坐在那个搬开书可以当黑板的书桌上,双手支着头,淡淡地问道。
他这次散着头发,并没有梳起来,切边眼镜也没戴着,,而是放在了桌子上,然而他依旧穿着白大褂。

    “你不梳梳头,万一现在尤斯塔斯进来了呢?”佩金有些打趣的以为,而罗只是摇摇头。

    事实上,他在上完化学系大课以后,就放弃耍尤斯塔斯的想法了,毕竟人的耐心和兴趣也是有长有短,也是会变的。

    “说吧,你怎么看?”

    “我觉得,光靠咱们单纯的研究,不大可能的。”

    “哦?”罗也是很佩服佩金,就马上问他“此话怎讲?”

    “对于‘珀铅’这种新型金属,有不能完全算在金属里,毕竟还没开始研究。如果单纯只是检验其性质,不临床实验的话,恐怕想要得到其相关信息,甚至此物质的解药,如何破解等问题,都无法解决。”

    “看来,去生物安全实验室是对的,这一半里还得有生物系的学生支持啊!”罗不禁低下了头轻轻地晃了晃,表示无奈。

    “是啊,这种实验还有一定风险,能不能找到肯帮我们的学生,都难说啊。”佩金双手拄在罗的对面,背后正好是留了一个门缝的门。

    “……”一个人悄悄推门进来了,是夏其。

    “老大。”夏其报了一摞书,显然是关于“珀铅”的相关材料。

    “好了,放在桌子上吧,剩下的让夏其来打理,我问你点事儿。”

    “……”夏其表面淡定,其实心下很是惊恐,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瞒住罗,关于MAIC的事。

    “有结果吗?”

    “不可能,布因医院门紧的连苍蝇都不敢往里飞。更别说人了,除了看病,挂号,拿药……除了不干正经事的人,其他人都可以进,慰问病人同样需要现在监护人的批准。”

    “果然啊……”

    正在冷场的当头,又有人推门而入,来的那叫一个不合时宜啊!

    “特拉法尔加!”尤斯塔斯·基德并没有用恶狠狠的语气,而是稍加了一个重音而已,以表示确认。

    “!”罗先是一愣,接着就反应过来了,笑了笑,从桌子上拿起自己的切边眼镜,有几分调笑的意味“当家的终于认出我来了?”

    “……”基德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罗的笑脸,一般的理科生所用形容词相对文科生就是要贫瘠一些,基德就是这样。他思考了半晌,看着罗似笑非笑的表情,他脑子里蹦出来的词竟然是:

    调戏?!

    被一个男人调戏,呵呵呵,大老爷们儿,欲哭无泪啊!

    在一旁的佩金和夏其也看着发毛,连忙做起事来,目的就是,打断这个僵持的画面,再这样下去,他们都要石化了。

    “行了,当家的,就是一个玩笑。”罗说罢就摆摆手。

    “哈哈哈,我还没到因为这种鸡毛蒜皮的事计较的程度。”基德也笑了,然后又冷场了。虽然打过照面,也简单聊过几句,可是他们还没到见了面寒暄几句就能聊的天花乱坠,锦上添花的地步,尴尬是在所难免的。

    “罗,你打算怎么办?”这次发问的是夏其,当然是指布因医院的事。

    “凉拌。”罗也淡淡地笑着看他“这种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好的,我会继续观察!”夏其在罗不经意的空挡给佩金使了个眼色,大意就是“他好像并没有怀疑我们。”

    佩金有点点头,当然罗也点了点头,回复夏其刚刚到那句话。基德在一旁看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话说,明天好像有一节语文系的公开大课,一个半小时,你们去吗?”基德突然想起了这件事,也为了缓解尴尬的局面,人也是群居动物,去上课这种事一起去也正常。

    “是雷利教授的?”佩金托腮道“那个我们并不打算去,基拉他说不想去。”

    “嗯,我想去听听,毕竟雷利教授的课很难得啊!”罗在一旁说道,一边还整理着书桌。

    “那你们两个就就伴吧,反正也有位置。”

    “……”基德心下觉得很尴尬,首先是特拉法尔加的身份已经被他发现了,再一个就是,他其实是非常敬仰特拉法尔加这个学长的,但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好感度顿时是下滑啊,他不禁擦汗。

    “怎么,当家的不愿意和我一起啊?”罗淡淡地说。

    “没有,我只是在思考,要不要叫上基拉。”这显然是个借口。

    “哈哈哈,可以啊,一起吧,多去几个人热闹嘛!”罗就顺水推舟地说着。

    无奈佩金和夏其,只得听令,基拉自然也是被拉下水的一个。

    “那么,明天维斯德尔大教室见吧!”基德说罢就离开了。

    “尤斯塔斯当家的走好!”罗以一个完美的笑容回复,送客。

    正午当头,涌上一股莫名的燥热,但更多的则是烦躁。有些喘不过来气的感觉,让人感到着实不爽啊……

    罗如是想到。

TBC

因为以前的学校里也举办过类似活动,所以就是灵感来源了,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

热度(8)